当前位置:黄海晨报 第6259期 第A6版:日照呱

鲶鱼

  

东夷昊(岚山)
  那天晚上,月嫲嫲给(格)外的亮。扑啦啦滴亮光照在活(河)上,咘咘楞楞滴晃眼。
  俺大大(爸爸)晃(和)我说:迎春,植(给)我搓搓脊梁。
  我晃俺大大站在绣针活的一个枝杈子上,节料(知
  了)在树上拼了命滴唧
  歪。天上缀满了星
  星,星星落到
  水了,水慢
  慢 儿 滴
  淌着 ,带 着一 溜儿亮光,一直淌进庄 南边土坝
  底下去了。我一边植大大搓着脊梁,一边望着黑滴晃是锅底的坝底,活水在那里打着唆(旋儿),晃石头一样滴沉下去了。
  贝(白)天滴热气降了不少,可含(还)是燥滴料不滴,但我看着活水愣是打了个战战(冷颤)。好像旋涡子把我滴眼神也植哈(吸)进去了。
  我想起了俺庄里一个传说。
  传说南坝底是永远也不会干,旱滴就算土地爷爷去要饭它也不带个干,它五冬旱夏保持着一汪水,水边上长满了芦柴荡,芦柴荡边上永远有一串谜觉印子(泥脚印),通到土里边去会者(或者)到活滩里边。这个觉印子有六个趾头,趾头之间影影约约就晃长了蹼是滴。村里人说这是水鬼的觉印子,一到月亮圆的晚上,人都睡下的时候,鸡狗不叫了,水鬼就会出来走亲亲(亲戚),它挎着圆子(提篮)七大姑八大姨地走个遍,就晃咱过节一样。
  有一年,哪一年忘了,庄啦出了个愣头青,他是个新青年,高小毕业,省么(什么)也不怕,因为他学过唯物主义。他有
  文化,决定带头破除迷信,去
  除糟粕取其精华,对到
  (告知)老百姓要文明
  不要胡信信(寻
  思)。他半夜啦就
  自己跑到芦柴荡啦待着,一开始瞪着眼,后来迷迷瞪瞪
  滴睡着了,也知不道自
  己 是 组(做)了个梦也知不道含是真事儿滴了,就看着明光光的一片大水漫过来,水上边走着一个鱼头人身子的妖怪,看到他它含吓滴蹦了个蹦,问道他:你来干省么(什么)?青年说:你来干省木?那个鱼头怪说:我治(给)绣针活续水啊。青年说:活水用着续了?真是笑话。你装神弄鬼,不符合唯物主义,我绝对窑(饶)不了你!就抓住鱼头怪的手不放。这时候就听见吭隆一声,就晃打了个雷似滴,青年一下子醒了。醒来的时候趴在芦柴棵子里边,手里边抓了一把黏涎。
  这个青年醒过来以后上了倔脾气,决心要治治这个歪风邪气,他回到家拿了手电和铁锨乘着响音头(天晌)一头钻到了坝底下,对着活底就下了把。他挖呀挖呀挖呀挖,挖到快天黑的时候,呼腾一下子掉到了一个洞里,就晃怕青年进洞似滴,洞里边一霎霎呼呼滴续上了水。青年愣劲上来了,憋了口气一个猛子扎到了底。到了底,好了。干干滴了。青年把着铁锨,站在洞底下四处萨摩(张望),洞里边黑咕隆咚滴,腥味熏是银(熏死人)。他委了委(稳了稳),突言(然)使劲咋呼一声,抡起铁锨就劈!只见一片靴(血)光!一条弯钩在洞底的一银多长滴长着八根长胡子滴鲶鱼被劈成了两半!
  大鲶鱼翻了白眼。身子底下就像喷泉一样浮浮游游钻出来无数的小鲶鱼,四处乱窜,小鲶鱼一霎霎把洞子里边就填满了。那个青年拼了命往上爬啊爬啊爬啊,他一边爬,一边听见无数的声音在勒豆(耳朵)边嘁咕嚓咕。他莫听明北(明白)省么动静,就觉得耳朵眼里长了刺,一下子成了个聋子;眼里边长了北膜(白膜),一下子成了个瞎汉;嘴里边塞满了粘液,一下子成了个哑巴。他七窍里边都sei(塞)满了粘液,肺里边往外冒着咕咕噜噜的泡泡。
  青年被鲶鱼群包包(裹)着冲到了洞外,鲶鱼们出了洞之后,水立马干涸了,泉眼一下子沁到土里边儿去啦。那些鱼就晃化了一样,在慢慢儿开始结噶脂(干结)的地缝里边跟着沁到地底下去啦。
  后来庄里银救出了长着鱼眼吐着泡泡的青年,多亏青年含会写字,有一天他使一个演草本写下了在鱼洞子里边经过的事。
  “是我杀了妖怪,我不后悔。就算我杀了妖怪,可还是不相信世界上有妖怪。”
  庄里银么有银(没有人)把他当成英雄好汉,也么有银无偿供应他一天三顿饭。因为自从鲶鱼被劈了之后,绣针活就开始干枯了,活床被盗砂的银给挖出了无数个窟窿,活水都渗到地球的那一头去了。庄里银甚至怨恨这个青年把水精植杀了,水么有了灵气,村子随着也变得暮气沉沉漂着油灰味了。再后来,这个青年不见了,谁也知不道他去了哪啦。再后来有人说南沟活半夜啦有个银影在地上浮浮游游,大概就是他的魂在找路,于是,每年七月十五都有人在桥头上烧纸念叨:冬子啊,西北的大路你照直走,奈何桥上汤一口啊……
  冬子就这样游荡在传说中啦。游荡在活水中啦。游荡在南坝底的活水中啦。鲶鱼叫他劈死了,他也就代替鲶鱼掌管着这片水啦。他成了一个唯物主义的河伯啦。省么时候绣针活恢复成一条能够通航的活流他才能卸任。省么时候绣针活的两岸栖满了水鸟和野兽他才能卸任。
  我植大大搓着脊梁,忽然间就淌眼泪了。我说:大大。
  大大说:嗯?
  大大,我要走了。
  你去哪?
  我要走了,我不想一辈子呆在西辛兴啦。
  哦。
  我大大说:活水粼粼发光,就像鲶鱼的皮肤。
  (作者简介:东夷昊,日照岚山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