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海晨报 第6328期 第A4版:春节六问

红包准备好了吗

  

本报记者 隋言晨

  农历狗年快要到了,春节里除了走亲访友,还要准备好 发送红包,同事跟朋友结婚、生孩子也 要随份子,2月6日上午,在日照一商场,记者采访了 部分市民,看看大家过年的红包都准备好了吗?

【电子红包更方便,更有趣】
韩甜 26岁 幼儿园老师
  “小时候,每年春节,爸爸妈妈都会领着我去拜年,然后就会收到来自爷爷、奶奶、姑姑、舅舅、叔叔、婶婶、哥哥、姐姐的红包。如今,长大了,也开始给亲戚朋友、兄弟姊妹分发红包,传递温暖了!”韩甜笑着说。
  “好像是从前年,我就开始发电子红包了。给堂弟发了个微信红包,是那种固定金额的普通红包66.66,他留在上海参加工作了,希望他在外地工作顺利。我还有一个微信群,是大姑、二叔、三叔、四叔家的几个兄弟姊妹,拿出来100元钱,群里发红包玩。我发完,大家也跟着轮流发,都是随机金额红包,那种‘拼手气’的感觉很好玩。”韩甜说,现在的除夕夜,除了传统的吃饺子、看春晚、发拜年信息外,借助支付宝、微信、QQ高科技手段的“红包雨”才是最时髦的。
  “其实,过年发电子红包更方便,更有趣。有时候钱数并不多,只是好玩,热闹,也增加了过节的气氛。我手机里的很多微信群,不论是工作群、同学校友群还是兴趣爱好群,除夕一夜间全变成了‘红包群’。有时候,会觉得年味淡了,但是通过发红包抢红包来庆祝新年,感觉很热闹,很开心。也难得拿出时间,兄弟姊妹亲朋好友在一起乐呵乐呵。”韩甜说。
  “快过年了,喜事也多,我今年还收到了2份电子喜帖,看了看时间,能去的准备个红包,不能去的话就用电子红包啦。”韩甜笑着说。

【喜欢发红包的氛围和感觉,看着红包就来劲】
王瑶 32岁 国企员工
  “因为工作关系,一直要忙到年底,没有时间给老人买衣服和物品,想了想,还是给老人包红包,给爸妈和公婆分别包了2000元的红包。然后我二姨、三姨、四姨、舅舅家表哥表姐的小孩子们算算总共是7个红包准备了2600元,给我大姑家的孙女、二姑家的外甥女两个人准备了800元,有的过年忙见不到就算了,我这边差不多3400元。老公家那边也是如此,二姨、舅舅家表哥表姐的4个小孩子每人200元,大姑、二姑、二叔、小叔家的孙子外甥们算算有8个小孩子,每人200元,差不多要发2400元。”老家莒县的王瑶红包清单不短,算算,差不多要准备20多个红包。
  “精品店里有印着姓氏的,王、张、李都有,还有卡通小狗的、普通的。”王瑶说,每次她都会提前准备好有创意的红包。
  王瑶的老公在他们家族里排行老大,亲朋好友也都给孩子包红包。“其实,我们收回来的红包更多,超过1万,包括长辈给的,再加上同辈给孩子的。”王瑶开心地说。
  “包红包要说负担也是甜蜜的负担,我觉得是高兴的事情,喜欢发红包的氛围和感觉,看着红包就来劲。”王瑶表示,发红包是中国的传统,她也喜欢这种过节的气氛。
  “只是有一点,去年有个亲戚给了红包,但是后来没见着她就没能给她,心里会惦记着,今年再多给她吧。”王瑶说。

【给小孩包红包已经成为每年的习惯】
王女士 65岁 退休
  “过了年,就六十六了。”东港区日照街道的王女士已经退休好几年了,“现在的日子很悠闲,也就是过年忙点,今年要更忙碌些。”
  “给小孩包红包已经成为每年的习惯,之前每年都要给小孩子们准备红包,差不多7000元左右。”王女士说,“主要是儿子家两个小孙子,闺女家一个小外孙是大头,每年春节前都会去银行,取些全新的纸币来做红包,去旧迎新嘛,这是送给孩子们的护身符,也是代表着对他们的美好祝福,保佑孩子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吉利。”
  王女士说,也会给邻居家的孩子准备些,红包金额不大,放上100元、200元的,过年喜庆啊,把新的一年的祝福和好运带给他们。
  “因为和老伴同龄,一起过六十六,亲戚朋友来贺寿的,在家提前算了算差不多有七八十口,光是小孩子就得20人吧。每个小孩200元,差不多就得4000元。再加上过年的红包,今年准备的红包更多了。”王女士笑着说。

【红包,要发得开心,发得适当】
孙文玲 36岁 医生
  孙文玲老家在岚山,去年老家拆迁了,过年也不用回去了。“亲戚不多,没算过给多少钱。红包要给,但多了也是一种负担。所以要发得开心,发得适当啊。”孙文玲说。
  孙文玲表示,发红包得量力而为,钱多的多发一些也无妨,钱少的也要实事求是,不要硬着头皮
  发,在这方面还有攀比的问题,人家给多少,你给了多少等。有时觉得要给的人数太多,都要给也有些负担太重,但是没有办法,该给的还得给。
  “这边亲戚给红包,一般都给200元、300元,回过头来,我再给加上100元、200元的。”孙文玲说,今年和老公说,准备和兄弟姊妹商量好,家里都有小孩子,年纪也差不多,都不送或者送一样多就行。”
  “再就是同事同学朋友里面,正月还有几个生二胎的,都给准备了300元、500元的红包,给多少也看来往程度,金额多不多的都是心意。”孙文玲说。
  “去年过年,给姐姐家的外甥300元钱,当时见了面一起给的,回家一看,姐姐给了我们500元。我想是因为之前给了她一张购物卡,这倒好,红包给返回来了。”孙文玲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