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海晨报 第6651期 第A2版:时评

18年不相往来的邻里握手言和的背后

  

本报通讯员 张伟
  “老大哥,快20年了,我一直想跟你说句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也有不对之处,当年不该一时冲动去你船上卸载渔具和柴油”。
  这是今年4月发生在东港区人民法院执行局里的一段对话,原本因纠纷18年不相往来的邻里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
  事情要从1999年说起。岚山区一小渔村的村民赵某因经营渔船需要向邻居孙某借款18万元,借款期限至2000年4月。期间,孙某多次向赵某购买海货后贩卖,双方经往来账目结算,赵某尚欠孙某7万余元。借款到期后,因赵某未偿还欠款,孙某一气之下到赵某渔船上卸载了渔具和柴油,至此,原本和睦的邻里反目成仇。
  2000年6月,孙某将赵某诉至东港法院岚山法庭,法院判决后案件进入执行程序,由于赵某身患疾病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局决定终结本次执行。
  今年3月,申请执行人孙某来到东港法院执行局申请恢复执行,称赵某因房屋拆迁获得了补偿款。由于该案至今已有近20年的历史,收到案子后,承办法官牟慧敏第一时间到档案室调阅原始卷宗,了解案件来龙去脉。
  根据孙某提供的线索,赵某现在在村里做清洁工人,当天下午,牟慧敏即与一名法警赶赴该村找到了赵某。说明来意后,赵某气愤地表示当年孙某抢了他的渔具、柴油,双方已互不相欠。在与赵某交谈时,法官牟慧敏更多的是以情动人:“大爷,18万元在1999年可不是一笔小数额,当年老孙愿意把这么多钱借给你,是因为信任你这个老邻居,他去你船上卸载渔具和柴油是不对,但也是因为你欠钱不还在先。老孙当年有恩于你,现在你有钱了,这钱赶紧还了吧。”听了法官的一番话,赵某态度有所缓和:“俺现在没有钱,拆迁补偿款村里还没发给俺。”牟慧敏感觉找到新的突破口,决定到村委调查拆迁补偿款的事。
  然而,村支书李某却不愿配合,表示这是村民自己的事,和村委没有关系。调查一时陷入僵局,但牟慧敏没有放弃:“赵某欠孙某钱不还,你作为村支书从道义上讲应该主持公道,若赵某的拆迁补偿款由村委保管,在法律上你负有协助执行的义务……”在承办法官再三追问及释明相关法律义务后,李某终于松口:“补偿款确实暂由村委保管,我应该怎么协助你们?”“这笔钱法院可以直接查封、扣押,但我想给赵某一点时间,如若赵某主动履行了义务,不仅可以避免程序上的繁琐,还可以消除孙某心中的怨恨,让赵、孙两人冰释前嫌,希望你可以在中间做做赵某的工作”。一番释法析理后,李某点头表示同意。
  几天后,赵某在村支书李某的陪同下来到法院,主动要求履行义务,并请求法院一并处理渔具和柴油的事。牟慧敏随即将孙某传唤至法院,经过一上午地耐心调解,赵某与孙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赵某向孙某支付借款及利息共计10万元,由村委出面扣留1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直接支付给孙某。至此,18年的恩怨一朝化解,案件得以顺利执结。
  用法理彰显司法的威严,用情理传递司法的温度,一起小的案件,体现出执行法官的“刚”与“柔”,铁腕和柔情皆是因心有大爱——— 当当事人合法权益得以兑现时,那便是执行法官最大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