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海晨报 第6666期 第A14版:百姓写手

手捧着金堂云合的美

  

冯 东
  有人说,一个地方的历史,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关键在于体悟之人如何听、如何想、如何触摸。过去,我一直困惑不解。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金堂县云合镇。我才豁然开朗……
  山,仙山,有了仙气,山才有了名气。山,名山,有了人气,山才有了才气。云合镇的金鸡山,是不是与雄鸡报晓相关呢?凡人俗子游山玩水,见山乐山,见水乐水,高喊一声:“好地方,真不想回去了,在这里安个家算了,过神仙的日子,当陶渊明也不白活一回!”可是,一时激动说的话,不作数,还得打道回府,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该宅居的宅居,该干嘛干嘛。但走进了金鸡山,你真的会做出待一辈子的决定,绝不会轻易改变。金鸡山,诗情画意的山。绿,是金鸡山的眼睛,浓墨的,青翠的,闪闪的。鸟鸣,山幽,鱼翔,流水潺潺,流淌哗哗,花香遍野,光芒闪耀。山的脊梁,如父亲般挺拔,如历史般厚重,如园林般古朴。树,在山的怀抱里撒娇;草,在山的怀抱里卖俏;鸟,在山的怀抱里奔跑。
  资水河的水,像安逸的猫窃窃私语。水无形,或柔或奔,有万种柔情奔放亦激越。邂逅了,相遇了,给我们静,给我们喜。水涓涓,如贪睡的婴儿,掬一捧,尝一口,甜丝丝,沁凉凉。水儿,向前,向前,毫无歇脚的征兆,在草木的芳香中呼吸,在人生况味中沉醉……
  都说,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云合啊,怎一个“美”了得?群峰秀,河水清,山谷幽,一幅幅绝妙的画卷在眼前。走进云合,如同走进了人间仙境,在红花绿树间掩映,真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在这山水间行走,亲近着这片沃土,感受着它……不必考虑何时归,归何处,把心在这里安放,把情在这里回归。
  云合的山水化了人,有风物,有情怀,精神皈依,畅意适怀,历史寂寞,谁人能说得清楚?山川河流是造物主天然雕琢而成。山从哪里来,水到哪里去。山水拥抱你,你拥抱山水,把多余的空间留给心灵。慕名而来的你我,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看山观水,寻足迹,似乎要弄点动静,找点稀奇。是历史,还是现实,虔诚也好,谐谑也罢,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总归没有错吧!看看游人的脚印,看不到前头,看不到后头,更看不清尽头。
  云合啊,中国地理上的一个点。山水没有文化,是可悲可恨的。中国文人喜欢与山水亲热,思荣辱,想人生,比胸襟。中国的山水喜欢与文人相恋,让文人经风雨,展才华,忧天下。
  人在世间行走,或许不能留下印记,茫茫人海,大多都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地名却能长流久远。“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地名便是一个独具特色的层面,是人类历史的活化石。云合的美就在于此。不是说“龙归沧海云犹合”得名云合吗?
  山是站立的人,人是行走的山。水是流动的画,画是静谧的水。山水如画,水山相依。有山在,焉能缺水?
  云合,更是一幅画,一首诗。我在这里徜徉,走进老街老屋,走进世外桃源,走进新农村,走进新天地。我宛如听见枝桠上一朵花儿在轻吟,一片叶子在浅唱。白云绵绵霓裳舞,彩虹携梦斜阳挽,清风拂动漫纱绿,飘逸芬芳彩蝶飞。花是伟大的,献出了美,而后化作春泥,默默归去……
  花芬芳,意温馨,水云间绽开一朵朵瑰丽的花蕊,含笑嫣然韵,素葩凝婉露,临风舞霓裳,云水的意韵渲染了这一份姣好,温婉着诗意连绵,如梦如幻轻拂……我猛然间遐想:芳华似花,人生如梦,我们要珍惜美好的岁月,奏响生命里的凯歌。
  这便是云合。这便是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解得了乡愁。
  呦,我终于找到了……
  (作者单位:山东省委老干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