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海晨报 第6974期 第A2版:评论

千万不要说“这事跟我无关”

  

卢绪海
  有人模仿德国著名学者马丁·尼莫拉的《忏悔诗》写了这样一个段子:起初有人在高铁上闹事,抢占别人座位,我没有说话,因为他们没占我的座位;接着有人碰瓷,坑司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那个司机;后来有人假摔,坑扶他们的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从不扶人;最后有人在公交车上殴打司机,我坐在车上,想说话却发现为时已晚!
  这个段子对于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看客不啻于当头棒喝!
  有个成语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语出南北朝时期的北齐杜弼的《檄梁文》。其实这个成语源于一个寓言故事,说的是在城门外的一个小池塘里,一群鱼儿正在欢快地游来游去,突然一条鱼儿跑过来说:“不好了!城门失火了,我们快逃吧!”其他鱼儿听了,异口同声地嘲笑这条鱼大惊小怪,池塘离城门那么远,再大的火也不可能烧到这边来,有什么好怕的?然而,没等这群鱼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参加救火的人们已经拿着盛水的盆子木桶涌向了池塘,不一会儿就把池塘里的水取干了,满池的鱼因为城门失火而遭了殃。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即使是一些看似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事,也一样值得我们去关注和警惕。如果我们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那么南美洲的一只蝴蝶轻轻挥动一下翅膀,也有可能引来太平洋上一场超级台风,让我们跟那群无辜的鱼儿一样遭殃。
  西方也有一个寓言故事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差不多,读来同样发人深省。
  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一只小老鼠发现农场主在它经常出没的地方安放了一个鼠夹,就胆战心惊地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同一农场的母鸡、绵羊和奶牛。谁知,它们听了不以为然,嘲笑小老鼠说:“主人下夹子要抓的是你,这是你的麻烦,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第二天,这个鼠夹捕住了一条过路的毒蛇,当农场主的妻子路过这儿时,那条毒蛇一口咬伤了她!农场主为了给女主人补养身体,先把母鸡杀掉煲了汤;又把羊杀了,用来招待探望女主人的客人;最后把牛也杀了,卖了钱为女主人付医药费。
  这些母鸡、绵羊和奶牛到死都没想明白,明明危机并不是针对自己来的,为何还跟着受了连累?事实教育大家:同生活在一个大农场里,千万不要以为只要自己过得好了,就可以不用去管别人的死活了,很多时候一个人命运往往掌握在那些过得不如我们的人手里———就像那条倒霉的毒蛇,让大伙儿都跟着倒了霉。
  也许有人会说,寓言故事都是人编出来的,现实未必就是这个样子吧?事实上,就像有人说现实永远比小说更精彩一样,现实同样也比寓言更精彩。
  下面这个流传百年的名人轶事,从另一个角度告诉人们,世间万事万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英国乡下,一位贫困的农夫正在田间劳作。这时,一阵呼救声从附近的水塘里传来,农夫急忙跑了过去,发现有个孩子落水了。于是他奋不顾身地跳进水塘,把孩子救了上来。事后,被救孩子的父亲———一位老贵族带了一份厚礼前来答谢农夫,却被农夫拒绝了,老贵族过意不去,决定资助农夫的儿子上大学。多年以后,农夫的儿子学业事业双丰收,不仅荣获了1945年诺贝尔医学奖,而且被英国皇家授勋封爵,这个人就是青霉素的发明者亚历山大•弗莱明。而那位贵族公子长大后,在二战期间患了严重的肺炎,因为有青霉素,他很快就痊愈了,据说这个人就是英国首相丘吉尔。
  如果小丘吉尔不是被那位农夫救出,那么弗莱明就可能上不了大学;那么挽救了无数生命的青霉素就可能发明不出来;那么患了肺炎的大丘吉尔就可能生命不保;那么二战的结局就可能被改观;那么今天的世界可能就是另一番样子!
  这一系列的巧合事件(包括上述寓言故事里讲的),都印证了唯物主义哲学的一个重要观点,即“世界是普遍联系的”:世界上的所有的事物都处在普遍联系之中,没有一样事物是孤立存在的;而且这种普遍联系是客观的,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不要总是暗自庆幸自己的座位没被抢去、自己的车没被碰瓷、自己独善其身从来没被坑过或者自己从不坐公交车,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对那些丑恶现象进行批判和讨伐,那么类似的事迟早会落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难理解,这世上并不存在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千万不要再说“这事跟我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