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入晋之盟:
春秋莒国的外交命运

  

柳树营

  公元前632年,岁在己丑。这一年的春秋风云激荡,一股风暴从中原大地的西部旋起,这一年开始,春秋的格局将发生新的转折。
  这一年是晋文公四年。晋国成了当之无愧的主角,自正月间,晋国就在中原布局,而所有的运作都指向了春秋的一场著名战役——— 晋楚城濮之战。
  十一年前,即公元前643年,一代霸主齐桓公去逝,他在立嗣上仁柔寡断,因此藏送了齐国继续前行的霸业。而一直养精蓄锐励精图治的晋文公,正伺机称雄。
  而这时,南方的楚国业已崛起,并对中原诸国不断侵略,以周天子为中心的中原诸国也感到了危机日甚。晋文公便借楚国围攻宋国之际,号召中原各国联盟伐楚,开始谋划城濮之战。
  是年四月,晋国用计谋引诱楚军深入,然后在魏国的城濮(山东鄄城西南)一举挫败楚军,晋国因而赢得了周天子的奖掖与支持。
  五月,作为战胜者的主角,晋文公在郑国的践土(今河南省境内)举行诸侯会盟。这也是春秋史上,继二十年前齐桓公葵丘之会后最大的一次国际盛会,而这次会盟也确立了晋国春秋新霸主的地位。
  这次会盟,周天子也给足了晋文公的面子,并派出了代表莅会。晋文公也帅诸侯朝觐了周天子。其盟誓曰:“晋重耳、鲁申、卫武、蔡甲午、郑捷、齐潘、宋王臣、莒期,共辅王室,无相害也,有渝此盟,明神殛之,俾队其师,无克祚国,及而玄孙,无有老幼。”大意就是,参与盟誓的各国都要辅助周天子,不要互相攻击。
  而莒国参与晋国的会盟,却是有战略企图的。
  因为在春秋大格局的诸侯态势下,莒国第十三任君主兹丕公,面对强齐的国土窥测,为了国土安全的需要,必须寻找新的联盟,得到军事庇护与政治制衡。而远交日益强大的晋国,是为上选,于是得以参与了践土之盟。
  在《春秋》的记载里,这是莒国第一次参加由晋国主持的诸侯会盟。
  是年冬天,兹丕公又参加了温地之盟。这次会盟意义重大,因为晋文公以巡狩为名,特意邀请了周襄王来温地会见诸侯。这是《左传》中唯一一次记载莒君参加的朝见周天子的会盟。而对于东夷之国,这算是荣宠,也是荣耀,但也可能莒人不太在意这个。
  孔子曾对这次会盟颇有非议:“以臣召君,不可以训。”以臣子的身份召见君主,是不能够教育后人的。显然,他认为这是违礼的。
  这也可见当时周天子的地位,已经衰落到听任霸主摆布的程度,但从周天子的角度看,积极意义还是有的。
  从公元前632年的践土之盟,直至公元前506年的召陵之盟,期间的一百三十多年间,莒国参加晋国主持的会盟,有记载的就有十七次之多,其中的很多会盟,都有关春秋的重大历史节点。
  公元前584年的秋天,楚国又攻打中原盟国郑国。于是,晋景公召集鲁成公、齐顷公、宋共公、卫定公、曹宣公、莒渠丘公、邾子、杞桓公共同救援郑国。八月十一日,诸侯国在马陵会盟,重申前一年在虫牢的盟约,而虫牢会盟也是晋国主持的最后一次大的会盟。
  而这次会盟有一个重要内容是认可了莒国归顺于晋国。
  公元前557年春,刚刚继位的晋平公又一次召集诸侯会盟,这次是在湨梁。
  这一年,晋悼公去世,这位在晋国历史上颇有作为的君主,在内整顿吏治,重用贤能之臣;在外戎狄和睦,联宋纳吴,九合诸侯;实现了镇齐、慑秦、疲楚,一时天下莫能与之争衡。
  而晋平公即位而后,春秋霸主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也使他想试探一下诸侯的态度,会盟就是最好办法。
  这也是湨梁之盟的初衷。
  湨梁的本意是湨水边的大堤,这是当时天下最大的河堤。而湨梁正是温地所在,可见这次的会盟晋平公是想复兴晋文公的伟业,向此前的温之盟致敬。晋平公选择在这里会盟诸侯,其意显著。
  而湨梁之盟还需要解决两件事情。
  其一是,依附晋国的鲁襄公,状告齐国联合邾、莒攻打鲁国之事;其二是,审察这次会盟齐国有什么态度。
  于是,晋平公就搞了个歌舞宴会,让大家娱乐一下。在聚会上,让诸侯国君K歌,借机解决这两件事。没想到,本来就是目标的齐国,灵公不来,却让个大臣高厚参会,这就令晋平公很是不爽。而他竟不会唱歌,居然以紧张而难听的歌喉唱了首“不类”的乐诗,惹得大家哄堂大笑。看着脸色非常尴尬难堪的高厚,晋平公觉得也算戏弄了齐国一下。然后又以“无道于民、侵略鲁国背弃盟誓为由”拒捕了邾子与莒子,借题发挥,意在杀鸡儆猴,警示齐国的不敬,以此立威。
  高厚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与晋平公的用意,之后灰溜溜地“逃归”齐国复命去了。
  此事见《左传》:晋侯与诸侯宴于温,使诸大夫舞,曰:“歌诗必类!”齐高厚之诗不类。
  就在这次盟会上,莒、邾两国也倒戈相向,与晋形成新的军事同盟,盟曰:“同讨不庭”。意为共同讨伐不忠于盟主的国家,就是针对齐国而去的。
  公元前555年,别有企图的齐国,背弃中原联盟,与楚交好,并兴兵攻伐中原盟国——— 鲁国,意欲代晋称霸。为巩固中原联盟,晋国与宋、卫、郑、鲁、莒等十二诸侯国在鲁济会师,发动平阴之战。
  在平阴战事的推进中,莒国以地利之便,君犁比公以千乘兵车,同诸侯盟军的一路,从莒境越过蒙山,奔袭齐都临淄。大军压境,齐灵公吓得几乎夜遁,齐大败。而后,遭受惊吓的齐灵公也因此一命呜呼。三
  这段时间,莒国远交晋国,参与晋国主持的众多会盟,外交相对活跃,一度风光无限。尤其是犁比公时代,从春秋三传看,其功业也算煌煌。
  但综合莒国入晋之盟来分析,弊端更甚。
  当时莒国用什么来结交晋国?那必须是纳贡交钱啊。这对国家来说无疑是个负担。而毗邻的强齐,对此自是不甘,齐国便以地利之便、军事之强,屡屡兴兵侵略莒国。致使国土不断遭受军事打击而疲于应对。
  公元前597年与前596年,趁晋楚邲之战,晋国大败之际,齐国见莒失去了晋的奥援,便两次伐莒。《左传》对此记曰:莒恃晋而不事齐故也。
  而莒与晋国,地有齐鲁之隔,其外援乏力。而强齐压境之际,莒国只得再向齐国纳贡求和,这又加剧了更大的国力损耗,长此致使国力日下。
  通过史料来看,莒国在政治上缺少与大国和平周旋的技巧与手段;在文化上保守固执、拒绝先进文化的引入;在民生上,虽固守富饶之地,不能搞好休养生息、培植国力。一味走强则横豪外拓、弱则低头屈存的外交路子,外交弹性不足。所以不能如楚国一样图强做大一鸣惊人。
  而春秋会盟,《左传》曾援引君子之言:“苟信不继,盟无益也。”是说如果信用跟不上,结盟是没有用的。
  春秋会盟,今天来审视,都是大国主导,按照大国的意志结盟,其信用自然是有倾向性的,这样的结盟,对弱小的国家,实质上是无用的。
  所以《诗经》有云:君子屡盟,乱是用长。君子信盗,乱是用暴。
  而春秋莒国的会盟,并没有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莒国的命运,而握住命运的应该是双坚强有力的手,而莒国的这双手在哪里呢?
  (作者单位:莒县微电影协会)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春秋莒国的外交命运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14 版:文化】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