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海晨报 第7627期 第A14版:连载

经山海

  赵德发
  入学第二年的一个春日,她再去杨树林里坐着读书,突然听见近处有“咚咚”的响声。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位长着浓眉大眼的男生在用拳头捶打树干,像在表达激动。男生也注意到了她,将书一举,亮出封面:哎,这书你看过吗?见她看不清楚,他便走过来坐到她身边说:“《跃升》,当代中国三次思想解放实录。真叫人热血沸腾,建议你也看看!”吴小蒿点头答应。那男生自我介绍一番,他是九六级的,叫刘经济,青岛人。吴小蒿问这位学兄为何叫刘经济,是不是抱负宏大,要经邦济世?刘经济哈哈大笑:“错啦!一九七八年三中全会召开,不是要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嘛,我爸当老师,赶时髦,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不过,我现在真是萌生了野心,打算好好读书,以史为鉴,多多思考一些问题,若干年后登上高位,经邦济世!”吴小蒿深受他的情绪感染,由衷地说:“祝你成功!”刘经济道一声谢,问她叫什么,吴小蒿如实以告。刘经济看着她说:“我猜想,你是从农村来的,不然不会叫小蒿。”吴小蒿说:“让你猜对了。不过,我不想一辈子做小蒿,想长成一棵树。你要经邦济世,那是国家栋梁。我长成大树,只是想有点作为,不虚度今生。”刘经济拍打着身边的杨树干说:“好!让这棵树作见证,二十年后,咱们实现梦想!吴小蒿点点头,将手贴到树上,仰望着高高的树冠,热泪涌流。”
  她也去图书馆借来一本《跃升》。果然开眼界,长知识。作者用三十二万字的篇幅,梳理了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思想解放史,展示了惊心动魄的一次次交锋。她读时心潮激荡,抚摸着书本想,这就是历史,我们这代人经过的历史!再二十年下去,中国会怎样?我作为一个成年人,能不能参与历史的创造?
  那是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是吴小蒿二十岁的春天,她平生感觉最美的春天。她和刘经济经常在那个树林里对坐,交谈。谈听的课,谈读的书;谈历史,谈当今,有时候一直谈到晚上。新鲜的见解,伴着星光的闪耀而闪耀;萌发的感情,随着草木的生长而生长。有几次快到宿舍关灯的时间了,刘经济将她送到女生楼下。她回头看看,刘经济的眼睛反映着灯光熠熠闪亮,她有一种扑向他的冲动。但是,她不敢,她知道自己不配。
  又一个下午,他们再次去杨树林相聚,正谈得投机,身后突然有人蹿来,一拳打到刘经济的胸脯上:“我的老婆,你也敢搞?”原来是由浩亮来了。刘经济站起身来,带着满脸疑惑问吴小蒿:“他是你男朋友?”吴小蒿不敢看他,只是面红耳赤扯住由浩亮,不让他再伤害刘经济。由浩亮又抡拳去打吴小蒿:“老子供你念书,你倒在这里勾搭男人!”这时他们身边围了一些人,吴小蒿羞愧不堪,急忙拉上他往校门外走去。
  那天晚上,她没能回校。由眼珠说,他已经找到工作,要长期住在济南了。他的工作还是辅警,是他父亲的一位老部下安排的。吴小蒿说,学校有纪律,我不能在校外住。由眼珠说,不行,老子这里也有纪律,你必须每天晚上到我这里报到,不然我残你!
  残你,在鲁南方言中是揍你、让你残废的意思。 (连载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