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难忘儿时的记忆
  

宋佰荣
  又 到一年端午节 ,吃 粽子、“碰”鸡蛋、戴五彩绳都是这个节日的刚需“硬件”。我不知道此刻的你,是否跟我有同样的见解。
  记得小时候,端午节的这天早上,老妈会赶在太阳没有出来前,小心翼翼地给我和哥哥的手腕上、脚腕上、脖子上戴上五彩绳。那时候的我们一觉醒来看着这五彩绳,感到非常好奇。尤其是哥哥,好奇的同时也很抗拒。老妈这时总是和颜悦色地对我们说:“戴上五彩绳,一整年,长虫不咬你们俩。等着下雨天你们再把五彩绳摘下来,它会变成长虫游走的……”至今为止,我们都会觉得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因为后来,我们不止一年没有被长虫咬到甚至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长虫。
  后来我和哥哥去上学,果然,班里每一个同学手腕上都戴了五彩绳。大家在一起,甚至讨论起来,谁的五彩绳最漂亮。而在端午节后上学的那些日子,我们都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碰鸡蛋”,这个环节也许还会持续一周甚至更长一点。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多了一个“超级鸭蛋”的绰号。因为老妈煮的“鸭蛋”太给力,还有一个就是他们大部分用的是鸡蛋来跟我碰。虽然都是和粽子一起煮过,鸡蛋、鸭蛋外表颜色虽重了点,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老妈煮的鸭蛋最为“彪悍”。当然,那个时候的我们,也很抗拒每天午饭带的都是粽子。至今,我还记得自己多么希望老妈包的粽子也放个花生、蜜枣,也不至于太羡慕同学,要拿好几个鸡蛋去跟人家换带花生、蜜枣的粽子。
  而现在我们又将这端午节的习俗传承给了孩子,我们会讲端午节的来历、会讲爱国诗人屈原、会讲赛龙舟……但是我发现,此刻的我们都没有当年老妈说得好,说得我们记忆犹新。一直以来,“妈妈”,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我很少会提及我的妈妈,我一直觉得我叫“妈妈”太矫情;也许是小时候妈妈陪伴少的缘故,不能享受那种任意妄为放肆撒娇,靠得越近反而会生疏;也许,我只有走过很多的路,看过很多的书,见过很多的人……才能体会那份爱意吧。
  记得有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们从小到大就是慢慢与父母脱离的一个过程,所谓父母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用追……虽然有点苍凉,但每一个字都戳在我们的骨子里。所以,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我们为什么不多一些陪伴。作为儿女,我们更应该让他们此刻不孤单,不寂寞。
  在这个端午节,就让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回家,跟老爸、老妈尽情地撒个娇,让他们再给讲讲端午节的习俗,我们一起吃粽子、碰鸡蛋,让他们知道我们比任何人都在每时每刻想着他们。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难忘儿时的记忆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5 版:写手展登】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