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姥姥门前那道河
  

陈涛
  姥姥家门前有条河,那道河,我见过。河既不宽也不大,但水是长流水。可姥姥呢?我却从没谋面。
  小河离得不远,就在大舅家东边。悠悠的河水,清可见底,河底都是细细的黄沙。人走上去,软软的,绝对是一种舒适的脚底按摩。
  河里有鸭也有鹅,它们时常在里边戏水。嘎嘎嘎……偶然惊起小鱼从水面窜过,引起一阵追逐。
  最好是夏天到这里来,夏天的夜晚,这里会有很多乘凉的人,可以下河洗洗澡,玩耍一番。要是冬天来,缩手缩脚的,就没那么自由了。
  夏天的雨,来的就是突然。风雨袭来,浑水流过,它就打破了往日的宁静。它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只知道,它汇入了村里面的渠道,转来转去,流入了村后的河里,奔上了东边的大海。或许,它发源于阿掖山(东山),俗话说得好,“山有多高,水有多高”。东山的水是流不尽的,老人们说它直通海里的龙宫。
  在河边就有一口井,附近的村民都到井里打水。这个日子,弄个西瓜在井里一镇,那凉爽,我一口气能消灭三块。
  令我感到惊奇的是,井水、小河里的流水,为什么都是甜的?并且没有丝毫的咸味?
  小时候,大舅家猛弟,时常到村后的河里捉小龙虾。小龙虾很壮,也很威武。我见过,就养在那个棕色的陶瓷面盆里,有十多只。那时小龙虾没有煮来吃的,都在海边住,时常有海虾,还有其他海货,谁还吃这个。
  夏天的时候去走亲,这里正是我们玩耍的天堂。这里还要说一说,当年的一段丑事。
  七姥姥家在大舅家前面,七姥姥家的舅,和我年龄差不多。正是到了“七岁撩人闲,八岁讨人厌”的年龄,打在一起是常有的事。
  至于战果?常常是他打不过我,现在想明白了,或许是他让着我,谁让他辈大呢?我叫骂着,一直追到七姥姥家门口。
  后来年龄也大了,我们倒是成了好朋友。上初中时,还住在一个床上呢,他结婚还是我给滚的床。
  后来,桥南一片都拆迁了。那道河早已没入了地底,也隐藏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偶尔,不由得想起那条小河!那条河哪里去了?
  噢,它就在东边的,一片楼房之下。它或许早已变成了:其中的一道地槽。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姥姥门前那道河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5 版:写手展登】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