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槎河山庄图》和杨家峪的古树
  

李本亭

《槎河山庄图》
  相国家声著,洋洋表海东。
  披图知胜境,怀旧仰高风。
  嘉树人常誉,仙庄笔更工。
  圣朝功业重,元气萃鸿蒙。
  这是嘉庆皇帝的《题石庵师傅<槎河山庄图>》诗。“任何一个世家,百年之后,尽管风光不再,但总有故物飘零,现其潜德幽光。由王公巨卿题跋的《槎河山庄图》,就是刘墉家族递相传授的一件青箱宝物”(刘墉研究专家张其凤教授语)。
  槎河山庄风景秀美,雍正年间安丘名士李漋在《槎河山庄记》中对山庄美景给予了生动描绘:“峰峦秀美,洞壑幽窅,千章之木,百岁之藤,干霄而架谷”,俨然世外桃源。随着清爱堂刘氏家族的崛起,槎河山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康熙年间,山庄主人刘棨邀请名家绘制《槎河山庄图》。
  据记载,当时《槎河山庄图》版本甚多,“一时画者十许辈”,唯独唐岱之作最为传神。唐岱,字毓东,号静岩,满洲正蓝旗人,清代著名画家王原祁弟子,康熙帝甚赏其画,赐称“画状元”。
  《槎河山庄图》神秘而高贵。这是一张横幅的绢本设色长卷,画芯尺寸为29cm×532cm,画作与题跋总长达13.59米,上有24人题跋,内容多至5600余字。画面的主体为重峦叠嶂,山峰苍翠绵亘百里,五莲、九仙、马耳诸山皆入画中,山庄之楼、亭、草堂及西南面的一片汪洋(今户部岭水库,亦名宰相湖)历历在目。唐岱完成《槎河山庄图》后,其师王原祁在画上题字称赞“可谓元明人后劲”。
  刘家将该画作视为珍宝,刘墉父子曾邀后来登上皇位的嘉庆皇帝以及成亲王永瑆、恭亲王绵恩、东阁大学士梁国治、协办大学士纪昀(纪晓岚)、尚书德保等王公贵族、名公巨卿为山庄图作题跋,刘墉亲笔作诗五首并序书于卷首。直到道光年间,收藏山庄图的刘镮之之子刘喜海(官至浙江布政使)还邀请林则徐、程恩泽、阮元等重臣名士为画图题跋。
  这些人中,足以当一流学者之名的有纪昀、阮元、朱珪、程恩泽,足以称一流书法家的有刘墉、成亲王永瑆,还有一代名臣林则徐。嘉庆皇帝当年题诗时的身份还是亲王,是刘墉的学生,因此作了《题石庵师傅<槎河山庄图>》一诗,后因避讳未裱于图上。王公巨卿名士题画绵延百余年,《槎河山庄图》称得上是清代绘画史上的奇葩。
  《槎河山庄图》的第一位收藏者是刘墉的祖父刘棨,其九子刘绂焜是第二位收藏者,刘墉则是第三位收藏者。刘墉将此画传给了刘镮之,刘镮之又传给了长子刘喜海。刘喜海之后,又不知传了几代,直到1961年,刘氏后人因生活所迫出售于济南,为著名收藏家周绍良购得,后被其堂兄周震良索去,转赠于山东省博物馆,成为珍贵的馆藏文物。
  千叠云岚四面开,原非无地起楼台。
  如何画里莱公宅,只似孤村傍水偎。
数重老屋是家赀,还自西川宦橐遗。指点空亭读书处,清风一榻忆吾师。
  荒园渐渐种桑麻,犹说裴公旧杏花。
  可是萧然徒四壁,只凭画卷向人夸。
  这是刘统勋的门生、协办大学士纪昀在《槎河山庄图》上的三首题诗,从中可见山庄之简素。
  《槎河山庄图》传世作品非止一件,流传至今的还有刘墉四祖父刘棐之曾孙刘铨琚(号正方)所绘之《槎河山庄全图》。此图为册页,共有图十二帧。
  其十二帧图分别为:春山雪霁、松岭晓风、云掩蚕丛、西村返照、溪流秋月、草亭凝翠、霜叶连云、山月明云、涧底晚风、樵径春花、山楼雪幕、槎河秋水。
  此图册没有他人题跋,名气比之唐岱所绘的《槎河山庄图》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但亦有其不可取代的价值。由于刘铨琚绘写此图的目的是为了传示后人槎河山庄之原貌,绘图所采取的手法基本写实,今人从中可以一睹槎河山庄中的“楼”“亭”“草堂”等建筑之风貌。他日若有机会恢复槎河山庄,此图册当会发挥其高度的历史价值。

杨家峪
  在大刘家槎河村东三公里处,有一个山村杨家峪,由于村里尚存一些刘墉家族的遗迹,在很长时间里曾被认为是槎河山庄故址所在地,其实这是刘墉之三伯父刘绶烺一支所居的东槎河,刘镮之所修的《东武刘氏家谱》称之为“东槎河山庄”。
  刘棨晚年将槎河山庄交付其次子刘纮熙,刘纮熙早卒,其三弟刘绶烺延请安丘名士马长淑、李大本、李漋设馆于槎河山庄,刘统勋、刘墉父子都曾在山庄之中的锦秋亭读书用功过。刘统勋显达后,曾亲笔题写“锦秋亭”匾额于亭上。
  关于山庄的规模,刘墉曾在其《槎河山庄诗序》中言及:“草堂有三,斋庐倍之,楼为内室者三,先文正公尝读书其中之锦秋亭。逮后兄弟七人析而居之,鸡栖豚栅,略无隙地,食指渐多,而产不加,其势固尔尔。”文中所言“兄弟七人”乃刘纮熙子七人,他们将槎河山庄分而居之,随着家族人口的繁衍,山庄空间日渐局促,已非昔日安静的读书之所了。
  据张其凤教授考证,后来,刘氏学屋就搬到了东槎河,即今杨家峪村。杨家峪地处深山,因有山沟形如羊角,故名羊角沟,后以谐音演变为杨家沟。1981年地名标准化处理时,因和高泽乡(今五莲县高泽街道)杨家沟重名,改称杨家峪。很长时间以来,有众多的研究者和寻幽探秘的访客,把杨家峪当做了槎河山庄故址所在地。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了一棵树。
  这是一棵有着神奇色彩的古树,在东槎河山庄、现在的杨家峪村后山坡上巍然屹立。古树学名小叶朴树,乡人都叫它“疤麻子树”,已有400多年树龄,树冠圆满宽广,树干粗壮,树枝旁逸斜出,呈现着生命旺盛的张力。更令人惊异的是它盘绕在山崖陡坡之上的树根,疤痕纵横,抓地而行,附岩而走,嶙峋交错,状如虬龙。这是树根的瀑布,张扬着年轮的厚重,蒸腾着意志的坚韧,让人顿生对生命的敬畏与震撼。树上拴满了红绸带,已成为乡人祈福的神树。
  乡人相传这是最早来槎河山庄的刘氏先人所植,真伪已无从辨别,其实也无需深入探究。三百多年时光衔枚疾走,槎河山庄只能从历史资料中去寻找它的真实,这棵“疤麻子树”却不管寒来暑往、风吹雨打,还在一圈一圈地画着自己的年轮。它是一部活着的史书,是槎河山庄留下的弥足珍贵的印记。
  参加科举是皇权时代学子进取的主流途径,但刘氏后人也并非皆以此为志向,出生于东槎河山庄的刘奎就是刘氏家族的一个异类。刘奎乃刘棨之孙、刘绶烺长子、刘墉堂弟,是刘墉家族中唯一在槎河山庄土生土长的历史名人。
  刘奎志不在科举,抱定“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志向,沉研医理,对损伤民生的瘟疫进行了系统研究,先后著成《瘟疫论类编》《松峰说疫》等书,成为清代著名的瘟疫学家。时至今日,当非典、禽流感等疫情来临之际,《松峰说疫》仍是医学界寻求战胜重大疫情灵感的宝库。
  槎河山庄历经刘墉家族数代人营葺,直到清末民国初期仍有相当规模。
  光阴荏苒,槎河山庄已湮灭在历史烟云里,所有建筑今已无存。今人只有凭借《槎河山庄图》和有关文字记载,遥想当年山庄之景况。
  今日之户部,已非昔日闭塞之山乡。立足山清水秀的生态优势,户部乡走出了独具特色的绿色产业发展之路。而今的户部,远山苍翠,碧水潺潺,路网交织,一个个生态宜居的田园新村点缀在宰相湖畔,槎河樱桃长廊、三关生态园、井家沟樱桃基地和数量众多的樱桃采摘园、休闲观光园星罗棋布,昔日僻处一隅的山乡已成为“山东省大樱桃名乡”,“刘墉故里、樱乡户部”的品牌越来越亮。
  锦秋不断书香古,东海长留世泽长。昔日半隐海隅的五莲山、九仙山已成为国内知名的旅游胜地,在当今文旅融合发展的大潮中,有着厚重历史人文底蕴的槎河山庄也不会沉寂太久。我们期待着槎河山庄的新生。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槎河山庄图》和杨家峪的古树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15 版:日照老地方】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