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蒸饽饽

  馒头,老家叫饽饽,是最高级的食品,不过年,谁家舍得蒸一回饽饽呢?
  蒸饽饽有技术含量,泡好面,在炕上发酵一夜,次日和面做饽饽。炕上的被褥掀到一边,露出铺着的稻草,面板、面盆、盖顶等压在稻草上。母亲靠墙跪坐着,两手摁定胀鼓鼓的面团,来回揉搓;父亲则坐在炕下,两手抱着面团反复挤压。面团结实了,揉成柱状,大小均匀一块一块撕下,洒点面粉,像玩陀螺般再揉再团。在双手的来回旋转中,一个个饽饽做好了,摆在盖顶上,等着下锅蒸。
  锅里舀了半锅水,水上放屉笼,屉笼上蒙包袱。母亲端来一盖顶饽饽,一个个小心摆开在屉笼上。底下的屉笼摆满了,父亲拿过一个更大的屉笼,刚好压在锅口,铺开包袱,母亲又把另一张盖顶上的饽饽摆上了。等摆好了,父亲抱起靠墙立着的一只旧锅,严丝合缝地反扣在大锅上,母亲把锅沿相接处用包袱垫实,又顺锅沿贴了一圈白菜帮,帮它降温。
  烧火了。父亲拿豆秸引燃火,慢慢往里添柴,柴是上山挖的树根,结实耐烧,引燃后不用多添,只需用力拉风箱就行,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帮忙的活儿。刚开始拉风箱时,觉得一来一去蛮有趣,拉久了胳膊就酸痛;风箱呼出来的劲风,把灶里的火吹得旺旺的,把坐在灶口的我烤得热乎乎的。渐渐的,一丝丝气儿开始往上冒,愈来愈多,腾腾热气在屋里弥漫开来,鼻子里闻到了饽饽的香气。母亲擦着手上的面粉从里屋出来,不停地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让我住火。等热气消散,看得清反扣的那只锅了,父亲两手戴上厚厚的皮手套,站到灶台前,深吸一口气,俯身牢牢扒定锅沿,猛地将反扣的锅翻过来,稳稳地靠墙立定。一股热气由锅中腾起,淹没了我们,等热气散去,一大锅白白胖胖的饽饽现在了面前。母亲端来一盆凉水,将手在水中浸浸,轻轻拍了拍一个饽饽,饽饽应手而动,离开屉笼,母亲极快地将它放在一边的盖顶上……
  刚蒸出的饽饽又大又软,热乎乎吃下去,菜都不用就。父母也吃了个饱,他们还得熬夜,再蒸一锅。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蒸饽饽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8 版:年味儿】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