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拜年

  睡梦中,被一阵清脆的鞭炮声惊醒,抬头望望窗外,还黑着呢,谁家这么着急?也就睡不着了,亮灯起来,跑到东屋里。父亲已经起来,拿一迭火纸在灶口点了,然后从抽屉中取出盘子,盘子里是瓜子、糖果和香烟;又摸出一挂鞭炮,我和哥哥接过,系在竹竿上,来到院子里。我将竹竿高高举起,哥哥接过父亲点燃的烟卷,一点点地往鞭炮芯上靠,“扑扑扑”,闪烁起了火花,我本能地后退了几步,哥哥也跑开好远,捂起了耳朵。“噼里啪啦”,鞭炮一连串地炸开了,那声音在我们听起来,比别人家响亮的多。
  门还关着,等我们捡拾完零落的鞭炮才能敞开,不能让别的孩子抢拾了去。开门,跑进几个气喘吁吁的伙伴,都新衣新鞋,大家汇合到一块儿,挨家挨户拜年了。
  先拜本家,紧邻的六爷、隔壁的三伯,还有东头大娘家,都开了大门等着呢。我们人还没进门,先大喊起来:“过年好!”“拜年喽!”大人们乐呵呵答应着,随手抓起一把糖果或瓜子,塞到我们手中,又让座、让喝水,我们哪儿顾得上呢?得赶紧奔下一家去……
  村子小,人家少,天色刚亮开,基本都转完了,我们不急不火地往家走,摸摸衣兜,被糖果塞满了,得有多少呢?多数人家给一块,有的人家大方,每人给两块。我们议论着各家的大方与小气,回家把糖果掏出,添入盘子里,赢得母亲一句夸奖:拜的不少啊,都走到了么?走不到,人家会说的。
  出来最晚的是老人。他们是吃完水饺,接待完来拜年的晚辈,才到年龄更大、辈份更高的人家走走。到那儿,坐下,慢慢喝茶聊一阵子。聊着聊着天晚了,主人取出盘碗摆在炕桌上,菜肴都是现成的,喝几盅吧。来人并不客气,温了酒,喝起来,一直喝到老伴连声埋怨着找来……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拜年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8 版:年味儿】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