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小时候过年赶山集
  

厉剑童
  晚饭后上网,不经意间看到网上一则留言:人说这几天是山集,但我不晓得为啥叫这5天为“山”?读着这则留言,忽然勾起了我对老家山东日照五莲街头山集的记忆。
  我的老家在山区五莲县街头镇一个偏辟的小山村。40年前,全镇只有街头、镇头、王世疃等两三个集市,现在却有大小集市十七八个,几乎大一点的村都有了集市。街头逢五、十是集,到现在一直是街头方圆50里内最大的集市。每年农历11月25日———28日,历时四天,是传统的一年一度的街头山集。在我们那儿,也有不少人习惯上管赶山集叫赶山,这个习惯一直沿袭到现在。只是,为何叫“山集”呢?
  小时候听父母讲,“山集”说穿了就是每年年底举办的一次物资交流大会,那些货是山里人最急需的。现在想来,“山”也就有面向农村、农民的味道。各地山集的时间大都在阴历11月份,之所以选在农历这个月份,原因有三:其一,那时每到农历11月中下旬,庄户地里该收的早已入了囤,该种的也早早下地了,所有的农活
  都忙完了,正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人享受冬闲的时节,这时候农村闲人最多、农民也最有心情赶集;其二,庄户人喜欢过年东西早买,过了山集,再过不到一个月就是春节了,也就是说到了该置办年货的时候了。山集到了,这年也就快来了,早买东西早“过年”是我老家的一个老风俗。其三,这时候农民手里多少有几个钱,做生意的趁着山集造造声势,也好及早把东西销出去,东西相对便宜些。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大小商品几乎都要靠供销社统一供应,就是穿的布也要靠发布票定量供给,好多东西平时农村集市上很少见到,庄户人要买到称心如意的东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我的印象里,街头山集是一年72个街头集中赶集的人数最多、场面最热闹、规模最大,货物数量最多、稀缺物品花样最齐全的一个大集。山集的作用对农村人来说便显得格外重要。记得小的时候,每到11月25日这一天,母亲再忙再有事也总要去赶山集,去置办过年所需的东西,而我也总要缠着母亲带我去。每次母亲开始总是哄我说:集上人多,有抢小孩的,别去。可往往经不住我的死缠硬磨,最后只得答应让我跟着,但有一点必须牵着她的手,一步不能离。
  那时街头集还在街头河西边,来赶山集的人真是多:有抽着土卷烟、背着尼龙袋子的青壮年劳力,有肩上搭着长烟袋杆、腰里别条灰毛巾的老头,有包着花头巾、挎着大竹篮子的大嫂,就连七老八十的老嬷嬷也瘪着嘴、柱着棍子到集上凑热闹,小孩子更是不肯放过,拽着母亲手的,大的背着小的的,黑压压一片,只有这个时候你会真正明白什么叫“人山人海”。
  做买卖更是抓住山集———这一年中难得的商机,推着、挑着、扛着、驴车拉着,只要能用的上的工具都用上,各种各样的货物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了。这些生意摊位当中,当属供销社售货摊点最大。县社及各乡镇供销社纷纷占据集市最有利的场地,扎起展销大棚,棚顶鲜红宽大的大红幅上写着:“某某乡供销社物资展销处”几个大字,煞是气派。听父母亲讲,他们除了本地临近供销社来的,还有从日照城关来的,有从莒县来的,也有从更远的临沂城来的。整个集市被切割成几十大块,形成菜市、肉市、鱼市、猪市、驴市、生产工具市、玩具市、杂货市等等几十个小市场。集市上叫卖声、吆喝声、找人声、驴叫声,响成一片,要多热闹有多热闹。谁要想在山集上找个人,那简直是大海捞针。
  赶山集,我那时最喜欢去的地方有四处:一处是卖糖葫芦的地方。小时候我特别爱吃糖葫芦,加上禁不住卖糖葫芦的怂恿,每次赶年集总要缠着母亲买上一串,一边吃一边逛集,那份惬意和满足劲简直难以形容;一处是驴市,听老驴叫,看老驴打滚;另一处也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去说书场。那时常有外地盲人拽着个小女孩来集上说书,说书的地点就在书店右侧的小土岭上,什么《三国演义》、什么《杨家将》《呼家将》等等故事,我最早都是在那里听的,这也是我最早接触到的中国古典文学。有一次,说书的讲了一段,停下来收钱,我一看赶紧挤出人群要溜,不曾想母亲一把拽住我说,人家说书的也不容易,该给的钱咱就得给。母亲塞给我两角钱让我给了那个说书的瞎子。这事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我知道母亲是想让我懂得做人应该诚实守信。还有另外一个好去处是看耍狮包的。那时耍狮包的场所在集市的东北角,演杂耍的除了菏泽的,大都是从江苏来的,一耍往往就是两三天。那咚咚锵咚咚锵的锣鼓声,连同张着大嘴上下翻腾跳跃的雄狮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赶山集不仅饱了眼福,解了馋瘾,并且带给了我无穷的快乐和满足。
  流年似水,转眼间童年飞逝而过。掐指算来,我跟着母亲赶了四五次街头山集,可惜后来因为上了小学中学的缘故,此后便很少有机会赶山集了。成家后,因为小家远离老家,加之家务缠身,街头山集便再没有赶过。时间一长,赶街头山集卖糖葫芦、看驴打滚、听说书、牵着母亲的手在集市上乱窜的情景竟成了我的一种最美好的记忆。前些日子,二哥来城里看我,闲聊中说起赶山集的事,二哥说,现如今做买卖的到处都是,农村也没什么紧缺东西,县乡供销社也不再统一搞物资交流,山集上大摊子不多了,但做买卖的一年比一年多,赶集的也一年多起一年,山集的场面还是非常热闹的,末了二哥一再动员我今年抽空回去赶个山集,再亲眼看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集不同。现在,农村早已告别了紧缺经济时期,市场经济更是遍及各个角落,虽说人们对山集的重视程度降低了,赶山集的热情似乎减了,集市场面也没40年前那么有气势,但从我二哥的讲述中看得出,如今街头镇的随便一个集,虽说规模小了一点,但比那时的山集物品更丰富、买卖更兴隆。我想这正显示了农村集贸市场的日益完善健全,是农村经济越来越繁荣、农民的物质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的结果。其实,不单是老家街头山集如此,全县、全国各地山集都会是如此吧?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为家乡的山集越赶越火高兴,更为家乡经济日益繁荣欣喜。
  行文至此,我想那位网上的朋友也应该知道“山集”是什么?想必他或她早已跃跃欲试,也想赶一赶街头山集了吧?写到这里,我忽然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年”的味道,新年早已悄悄地走到跟前了……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小时候过年赶山集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8 版:年味儿】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