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富有诗意的放鹤山
  

黄永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句话用在放鹤山上再恰当不过了。
  莒县长岭镇与陵阳街道交界处有一条河叫鹤河,是沭河最大的支流。放鹤山就坐落在鹤河北岸、陵阳街道赵家葛湖村前。放鹤山与其说是座山,倒不如说是一座小丘。打开莒县地图这座小丘有明显的标志,它孤零零地立在平原之上,海拔仅127.1米,占地606.6亩,但在一片肥沃平原的衬托下就显得突出了。
  放鹤山,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容易让人联想到那篇著名的《放鹤亭记》,想起披着羽衣在城楼顶上念念有词的那位古人。我查找过一些资料,也访问过一些知情人,想了解这个名字的由来,但是志书史料上没有记载,赵家葛湖村有位叫接桂兴的老人告诉了我一些前人传下来的记忆碎片。
  放鹤山过去山清水秀,引来了两只仙鹤,说是大禹在治水时将莒地龙山一带洪水导引,最后他在此乘鹤而去,故得名放鹤山。这当然是不可凭据的,大禹是“神格化”的人,和“人格化”的鹤来对比,则更显得是虚无缥缈。鹤河有仙鹤是一定了,放鹤山以鹤河取名,也顺理成章。
  清道光年间,放鹤山有一座庙,名曰“魁星阁”,在当地民间流传着“魁星点状元”的佳话。魁星,也称奎星,古代中状元时称“大魁天下士”或“一举夺魁”,都是因为魁星主掌考运的缘故。
  据接桂兴老人介绍,放鹤山上的魁星塑像面目狰狞,金身青面,赤发环眼,头上还有两只角,右手握一管大毛笔,称朱笔,意为用笔点定中考生的姓名,左手持一只墨斗,右脚金鸡独立,脚下踩着海中大鳌的头部,意为“独占鳌头”,左脚摆出扬起后踢的样子以求在造型上呼应“魁”字右下的一笔大弯勾,脚上是北斗七星。魁星塑像右手所握朱笔,恰巧点中鹤河南岸的长岭镇东张家洙流村的一户张姓人家。
  我查阅《长岭镇志》了解到,道光五年(1825年)东张家洙流村张廷玺中乙酉科举人,甲辰大挑一等,以知县用,分发河南历任巩县、汜水知县,补授密县,未满任即调滑县。该县凶悍多盗,公督率兵捕获盗首数人,置诸法,民皆称颂,后调任新乡等县,以军功迭蒙,保举升迁知府,赏顶戴花翎,官至河南归德府知府。张廷玺在任期间爱民如子,勤于政务,清正廉洁,屡断奇案,政绩卓著,被当地人呼为张青天。后东张家洙流村建起张氏祠堂,俗称家庙,供有张廷玺遗像。
  赵家葛湖村村民接敬礼听爷爷辈上讲了一个神奇的故事。张家洙流村家庙与放鹤山上的魁星阁遥相呼应,每年正月十五深夜,自放鹤山到张家家庙就有一排明亮的红灯笼,老人说,那是黄老鼠打灯笼。一辈辈的传说,无疑给这座小山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放鹤山上有一眼山泉,当地人称神泉。泉水清澈透底,水质异常甘甜。上世纪70年代末,有人说泉水能治百病,于是乎,四里八乡的人们都慕名而至,提桶取水,排起长长的队伍,煞是壮观,放鹤山一时名声大噪。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抛开神话不说,单说在农业学大寨的年代,当地老百姓在山的南面挖了一口大井,建起了扬水站,把鹤河的水引上了山,又通过山的落差,让清清的河水通过灌渠流进了农田,村民庄稼不仅年年旱涝保收,就连山上的树木也是枝繁叶茂、硕果累累,鸟语花香的放鹤山成为名副其实的花果山。
  然而,在土地承包政策实施后,放鹤山的土地被分割承包到户。村民一窝蜂涌上山来,砍伐树木,开山种地,一夜之间,美丽的放鹤山变成了光秃秃的小丘。更有甚者,在山上干起了开采石头的生意,一炮炮炸药,把这座本来就不大的放鹤山炸得体无完肤、面貌全非。所幸山上的石头不适宜盖屋垒墙,当地老百姓就放弃了采石。放鹤山最惨烈的景象是山顶上只剩下一棵挺立的山松,像是一名顽强的战士坚守着属于他的阵地。再后来,那棵倔强的山松也倒下了,那雄壮的扬水站轰然倒塌!
  恩格斯早就告诫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接下来的几年,放鹤山上光秃秃,鹤河没水鱼全无。过去放鹤山附近村民打口六七米深的水井,水就充盈甘甜,后来深十几米、二十几米、三十几米,水量小的可怜不说,水也是咸的味道。山脚下、河两岸的土地干旱板结,有的呈沙漠化,特别是春季,风一吹便成了遮天蔽日的沙尘暴。
  人们意识到了伤害自然带来的危害。党中央也及时提出了科学发展观,指出人与自然应和谐相处。“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特别是党的十八大后,“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种充满诗意的表达引起了全社会广泛共鸣。
  据莒县人大代表、赵家葛湖村村民接洪鹏介绍,从2017年6月开始,莒县按照“清清河流行动”的要求,突出生态治理主题,加快推进鹤河生态综合治理。当地干群同心协力,目标一致,撸起袖子加油干,在鹤河分段筑起了拦水坝,对鹤河两岸堤防进行了加宽、硬化、绿化、美化,对放鹤山实施了退耕还林,老百姓自发地捐款修复了庙宇,放鹤山再现鸟语花香、桃红松青的喜人画面。
  理念的转变也放大了建设效应,鹤河全域变成一河清泉水、一道风景线、一条经济带。通过对堤防的加固硬化,鹤河堤防成为225省道、335省道、银杏大道等莒县南部6条交通要道的连接线,串起了丹凤山、放鹤山等8处旅游景点,为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打下了基础。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仙鹤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祥瑞和福瑞的象征,具有巨大的传统文化附加值。放鹤山宛如一颗明亮的珍珠镶嵌在鹤河岸边,成为独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内涵。自2018年以来,当地政府为弘扬传统文化、增强发展信心、丰富生活情趣,每年都在放鹤山举行盛大的民俗文化旅游节。欢快的秧歌、震天的锣鼓、精彩的舞狮、勾魂的周姑戏,让游客相聚在风光秀丽的放鹤山流连忘返。
  仙山之上游人如织,庙堂之内香火不断,放鹤山已成为当地人休闲娱乐、登高祈福的最佳去处。站在放鹤山之巅,放眼望北,两公里之外便是陵阳河遗址,遥想五千年前,莒地先民,手托天荒,创造出最早的图像文字,刻之于陶,铭至于尊。放眼望南,一条鹤河自东往西,夺路而出,所经之处,冲积沃土,养育了莒地一代代人。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昔人已乘仙鹤去了,但留下来的人们依然过着从容平和的日子,也留下了一段美丽的传说,这传说必将一代代口口流传,激励着后人热爱家乡建设家乡。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黄海晨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11 版:日照老地方】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富有诗意的放鹤山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