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日照日报 第7137期 第B1版:要闻

侯国本与日照

  

安伯平 王继国
  编者按:
  侯国本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海洋工程专家,也是日照建港的大功臣。1969年,他利用山东海洋学院全体师生下放日照的时机,用业余时间仔细考察了石臼湾,认定这里适合建设深水大港;1978年,他两次上书中央,赢得日照建港的主动权,为日照港的兴建起到关键作用。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侯国本教授等专家们的努力,就不可能有作为地区发展动力的日照港和兖石铁路,也不会有今天的日照市。
  1月25日是侯国本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谨以此文纪念侯国本先生。
  侯国本教授,山东即墨人,1919年1月25日出生,中国民主同盟盟员。1947年毕业于西北工学院水利工程系,历任山东大学、青岛工学院、西安交通大学讲师,山东海洋学院讲师、副教授、教授、河口及海岸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海洋工程学会海岸工程专业委员会第一、二届副主任委员,太平洋海洋技术学会夏威夷分会第一、二届理事,山东海岸工程学会第一、二届副理事长,第五届山东省人大代表,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侯国本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海洋工程专家,他专于海岸工程和水利工程,为国内外水利、海岸工程和港口选址进行过多项实验和研究,成果丰硕,其中为60多个港口做过模型实验,这些港口建成后无一失败。撰写了《日照港群》《黄河海港》《东营港》《胶州湾港口功能》《龙口湾深水大港》《黄河的治理与开发》《治黄河论》等11部专著,在国内外发表论文百余篇,译有《海洋结构物动力学》。2007年2月15日,因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享年89岁。一、慧眼识珠
  日照原有石臼、王家滩、涛雒、岚山等7个小型港口,其中石臼港较大,可靠泊500和200吨级的客货轮;岚山港次之,可停靠120吨的轮船作业,其它港口多为渔业口岸。1970年,石臼港年吞吐量为16.8万吨,岚山港年吞吐量为15.6万吨。到1975年,石臼港年吞吐量仅36 .2万吨,岚山港年吞吐量16.8万吨。当时的日照县,靠海不富海,港口经济发展缓慢。
  1969年12月,山东海洋学院全体师生下放到日照,在丝山公社的四个自然村和当地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侯国本教授和侍茂崇老师被安排住在厉家庄老刘家的一个土炕上,由于侯国本出身农民家庭,与农民有着与生俱来的感情,他们很快就与老刘家亲如一家。
  在那大搞阶级斗争的年代,大海被认为是斗争的前线和屏障。在安排劳动时,“不可靠”的人就要远离海边,只有被认为可靠的人才能参加海带养殖、捕捞等海上作业。侯国本来自农村,对农活并不陌生,加之能够吃苦耐劳、踏实肯干,很快就与农民打成一片。1970年伏天的一个下午,为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侯国本与当地基干民兵一起下了海。他水性好,很快就游到了队伍的前头,乡亲们非常佩服,并选他当了海带养殖小组长,管着十几条养殖船。两年中,他利用工余时间,起早贪黑,勘察海湾,在石臼附近收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通过细致考察,对这里的海洋气象、海洋水文、地质地貌、水资源等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认为石臼湾是世界上少有的耳廓型海湾,湾阔水深,不冻不淤,陆域平缓,腹地深远,具有建设深水大港的天然优势。这一收获让他兴奋不已,多次向侍茂崇讲解,表示一定要抓住机遇,让这个沉睡的宝珠大放光彩。
二、抢抓机遇
  1976年党中央粉碎“四人帮”后,祖国大地春意盎然、百废待兴。为加速煤炭基地的开发,国家确立了北、中、南三条煤炭外运大通道。开发不久的兖州煤矿,成为南通道的主干,更显运力不足,迫切需要加快深水港的建设。为此,山东和江苏分别提出了修建石臼港与兖石铁路、连云港与连兖铁路的两个规划建议,报中央审批。侯国本认为时机已到,必须抢抓机遇。他再次对连云港与石臼港、岚山港做了认真详细的客观对比,认为连云港虽然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但由于地处黄河故道,水浅泥深,开发的难度大、投入高,在大风浪条件下港口航道很快就会淤积,对港口航道安全构成威胁,使国家再背上一个港口淤积的包袱(此前已有塘沽港教训)。而石臼港虽小,却具有建设十万吨至二十万吨级以上深水良港的绝佳条件。为此,他及时向山东省建港指挥部建议,尽快调集山东海洋学院和我省有关部门专业人才,组成海陆两个团队,对石臼湾水域和兖石线路进行全面调查和论证。1978年1月,全省18个单位的上千名工作大军,以侯国本先生为顾问,开始了对石臼港、岚山港和兖石线路的全面调查和论证。经过近一年的紧张会战,提前完成两港一路的可行性论证报告。
三、上书力争
  日照、兖州港路可行性论证报告报送交通部和国务院后,迟迟不见音信,大家非常着急。与此同时,江苏省政府也加紧在连云港进行建设深水港的可行性论证,并请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李先念到连云港视察,还请李主席题词,题词的大意是:“……要把连云港建成与世界媲美的中国东方大港”。连云港以此为契机,如火如荼地向前推进。时任矿业部部长康世恩为此专访荷兰,与荷兰签订协议,由荷兰协助贷款十亿美元,荷兰总承包将连云港建成十万吨级的煤炭出口港。随即,荷兰的港口建设专家和筑港机械相继到达连云港,并开始部分工程作业。
  面对这种态势,山东的同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些同志开始动摇,认为上级定下来的事情很难更改,后续工作应该停下来;一些人开始不情愿地为连兖铁路选线,并争取走临沂。对此,侯国本先生非常气愤,经常与鲁南选港专家议论此事,主张应向中央反映情况,力求改变错误选港意见。
  在这令人焦虑的时刻,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员王涛(当时是助研)告知,时任中科院海洋研究所曾呈奎所长将于1978年10月1日到北京参加国庆招待会。侯先生认为机会难得,马上组织沈育疆、侍茂崇、顾继成、毕耀旺、王涛等5名海洋工程科技工作者起草建议书,由曾所长带给时任中科院党组书记方毅并转呈其他中央首长。建议书的主要内容是:连云港是个老港,有很好的管理经验,但受黄河故道的制约,泥多、水浅,不适宜建深水大港;希望按照科学规律办事,组织专家辩论,以比较优劣、分清是非。但过后几个月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王涛借去北京出差的机会,到中科院打听消息,都不知道该信被压在哪个人手中。此时,王涛的大学同学、在中科院资环局大气海洋处工作的韩修文主动提出,他可以帮助把建议信交给李副主席,因为他与李副主席的秘书同住在一栋楼内,相互是好朋友。侯国本等专家听后非常高兴,都说这是得道多助。
  不久,侯国本和王涛被邀请参加在上海锦江饭店召开的“中国海洋救捞工程协会筹备会”。在这次会议上,侯国本与江苏省支持建连云港的专家对哪个港址适合建十万吨级煤炭出口港的问题,展开了非常激烈的争论。三天会议结束后,侯国本的老朋友、时任浙江北仑港建港指挥部总指挥的王禹局长邀请他们到北仑港,参观由清华大学实施的港区山丘定向爆破。在北仑港的四天时间里,除参观定向爆破工程现场外,三人更多的是讨论南通道和深水大港的建设,认为在连云港建深水大港实在不恰当;还讨论了能否请李先念副主席允许对两个港址进行比选,依据专家们的比选论证结论,再作深水港选址决定。在谈到韩修文主动提出可以帮助把建议信交给李副主席时,大家又多了一些希望。于是,侯国本和王涛当晚赶回上海锦江饭店,连夜给李先念写信。他们在上次建议信的基础上作了一些修改,力求简短精练,主要内容是请求李副主席同意召开两个港址比选专家研讨会,依据比选论证结论决定港址的选择。两人签名后,于第二天(12月24日)上午就把信寄给了韩修文,请其转交李副主席。
  此信出乎预料的顺利。1978年12月27日,华国锋在信上做了批示:“请先念、秋里、谷牧、世恩、叶飞同志阅”。谷牧批示:“请叶飞同志考虑来信所提的建议”。翌年元月1日,李副主席也在信上做了指示:“方毅、谷牧、叶飞同志阅。看来有不少意见,我虽召开过会议赞成这个方案,现在有同志提出不同意见,这些同志的心情是好的,我想他们是对这么大的工程抱负责态度的。为了慎重起见,请谷牧、叶飞同志主持,方毅同志如能参加更好,再召集不同意见的同志和赞成这个方案的同志一起,多议几次,听取不同意见大有好处。请认真斟酌。”
  此批示一公开,连云港和石臼港两个港址比选的形势顿时大变。1979年4月6日至20日,深水大港石臼、岚山与连云港港址比选研讨论证会正式召开。根据中央领导批示,由交通部会同国家计委、建委、经委、铁道部、煤炭部、外贸部、中科院等部委,组织80多位专家、教授出席会议,规模前所未有。会议由交通部主持,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全体入会者先在济南南郊宾馆集合后,先后共同考察连云港港、岚山港、石臼港三处港址现场,并在日照县招待所听取各地港址可行性情况介绍。第二阶段,从4月16日起在交通部会议室召开讨论会,会上专家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以学术民主、百家争鸣的精神,对比论证了三个港址的优劣条件。侯国本在会上先后作了7次发言,阐明在石臼港建设深水港的优势和必要性,指出连云港的最大劣势是淤积问题,大风浪流潮海况下深水航道的趋淤问题,担心重蹈塘沽港的覆辙,再为国家背上一个港口大量淤积的包袱。侯国本的精辟见解得到了大多数专家的支持,他们认为石臼湾深水线近,基础好,可就地取材,造价低,陆域广,腹地大,很有发展前途,是我国难得的优良深水港址,有条件建成十万吨级乃至二十万吨级以上的深水港口;可以“一看到底,一劳永逸,没有后顾之忧,设计人员可放心睡觉”。
  对连云港建深水港,多数专家认为港口已有四十多年的历史,有老港依托,积累了大量资料,为建港创造了条件,但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弄清楚,不能下决心。主要的问题有三个:一是地处淤泥质深厚的海岸,距深水线20多公里,开挖航道港池、建码头的难度大,费用高。二是港区陆域狭窄,堆场及铁路站线需回填造陆,软基处理难。三是堵西口问题较多,泥沙回淤等问题没有弄清楚。许多专家教授认为,连云港与石臼相距只有40公里,经济腹地基本相同,目前在这一区域建两个综合性大港是不合理的,依据深水深用、浅水浅用、统筹按排、专业分工的原则,在石臼建深水煤炭专用码头,在连云港建五万吨级以下的散杂货码头是合理的。
  会后,依据座谈会提出的意见和问题,国务院研究决定,暂停连云港深水煤炭码头建设,并通知荷兰人暂停连云港的建设,待进一步论证后再恢复施工。
  1980年3月5日,国家计委正式批复新建石臼港工程,并确定为六五计划国家重点工程。其建设规模为:建设十万吨级和二万五千吨级煤炭泊位各一个,年吞吐能力一千五百万吨,建设十万吨级矿石码头泊位一个,年吞吐能力五百万吨,另建三千吨级成品油泊位一个。至此,大家期盼的建设石臼港和兖石铁路的梦想开始成为现实。
  1982年2月17日,日照港主体工程正式动工,1986年正式投产,一座现代化的港口迅速崛起。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宋平、万里、谷牧等先后到日照港视察,对日照港建设给予充分肯定,给全市人民极大鼓舞。日照港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逐步发展成为全国沿海重要的现代化综合大港,2018年完成货物吞吐量3.8亿吨,集装箱吞吐量400万标箱,吞吐量跃居全国沿海港口第七位,着实是“黄海滩头千年睡,日照东岸巨港出”。实践证明,当年港址比选研讨论证会做出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实事求是是我们一切工作的生命线。
四、情系港城
  日照港开工建设后,侯国本教授依然关心日照港口的发展,多次到日照调研,提出许多新的见解,为港口和日照的发展提供了科学的决策依据。
  1995年初夏,他顶着烈日,用20多天的时间,深入两港考察,多次召开座谈会,与有关领导和科技人员讨论交流,及时提出了港群发展理论,即把包括石臼湾、日照港,佛手湾、岚山港合称为一个港群—日照港群,形成1+1大于2的合力。侯老的建议得到大家的肯定和拥护,日照港群很快形成,竞争力有了质的提升。
  1995年8月14-16日,我市与国家计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联合举办“港口·城市·区域发展日照国际研讨会”,79位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谷牧副总理致电祝贺,省、市领导出席会议,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亲临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侯国本先生在会上发表两篇论文,指出日照港是黄河流域经济带对外开放的大门,腹地大、人口多,资源丰富,优势突出,经济发展方兴未艾。要着眼长远发展,适应大趋势,充分利用自然地理、经济地理、经济腹地等优势,迎接挑战。要做好长远规划,在发展煤、铁、油运输的基础上,积极吸引国内外资本,加大集装箱建设,尽快把日照建设成为国际性大型港口贸易城市,真正无愧于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的称号。侯老的真知灼见,得到与会领导和专家的高度评价。
  侯老平时还喜欢作诗寄情,他的诗作朴实而优美,既充满了爱国敬业情怀,又体现了对日照的热爱。1979年3月30日,他接到山东港办通知,将于四月初召开石臼港址座谈会,立即赋诗纪念:“深水大港在何处,石臼连云两由之,文章功名岂是路,爱国献身四化时。”4月6日,离开济南赴日照的途中,又作诗寄情:“岗陵起伏路盘山,车行曲折走云烟,清明时节纷纷雨,坐读期间融融音,大港工程历历数,煤炭输出日日连,忆昔沂蒙同胞志,革命建国再贡献”。4月20日,他在北京举行的港址比选研讨论证会上,即兴作诗一首:“舌战群生爱国志,高谈港口论文章,远东巨子聚南鲁,中国专家汇北京,荷兰技术非所用,淤泥航道无是特。喜看石臼成大港,多想沂蒙又重生。”5月26日,他在日照赋诗一首:“今日重又来,尽情多述怀,东望大港起,昂首沂沭栽。”10月5日,在岚山港即兴作诗:“开会谈建港,工程说新技,大家齐举手,引用透空堤,局长两三位,弟子三四身,出席多谈论,指桌方案新,回忆三五年,港口成新篇。”1982年5月27日,在石臼港与蒋茂林专员会面时赋诗:“喜看大港已兴建,石臼日照尽喜欢,回顾往日多设想,料指他年万里船”……其真情厚意,跃然纸上。
  抚今追昔,令人感慨不已。侯国本先生是日照建港的大功臣。毫不夸张地说,当年如果没有侯老等专家学者坚持真理,上书力争;如果没有李先念主席坚持实事求是,从谏如流,就不可能有今天蒸蒸日上的日照港和日照市!斯人虽逝,但他们的高风亮节,却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侯国本、王涛给李先念同志的信
  李副主席:
  你好!关于连云港建成深水大港的问题,我们写了一点意见,希望领导看一看。你每天都是很忙的,这类问题也来打搅你,我们感到太冒昧了,请你原谅。
  一、关于连云港作为深水大港的选址问题,有的干部同志不恰当的利用了你的部分讲话——把连云港建成与世界名港相媲美的深水大港,作为领导的意愿向下贯彻,使科技人员只能为建连云港而谈连云港。这不仅影响了社会主义的民主,影响了百家争鸣的政策,也影响了你的声誉。
  二、某些干部同志,在连云港与岚山港作为深水大港的港址选择问题上,存有成见。因为两个港址,在投资问题上,与建成后的管理维修问题上,相差很悬殊。领导干部不广泛听取科技人员的意见,不进行合理的经济比较,不顾技术后果,硬性的把连云港作为深水大港进行建设,就妨碍了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的四个现代化建设的进行。
  三、建设连云港在淤泥问题上提出了不合理的观点,即连云港的淤泥量约等于塘沽港的淤泥量,向塘沽港看齐,以塘沽港为标准(港口吞吐量接近于稀淤疏浚量)。这样的观点就为现代的建筑工程树立了一个既浪费又不负责任的目标。也为子孙后代背上了一个清理淤泥的包袱,这不是四个现代化建设的方向,这要负历史责任的。因此我们恳切要求李副主席关心这个事并希望由国家科委召开有关海洋工程、港口工程的科技工作者会议,探讨有关连云港、岚山港作为深水大港的港址资料,以确定港址的选择方案,供领导参考。这样做,不仅有利于发挥科技工作者的作用,也能广开言路,使科技工作者从各方面关心四个现代化建设,使我们所有工程都能多快好省、不遗后患的进行建设。
  敬礼!
山东海洋学院副教授侯国本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实研王涛
  1978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