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版:要闻

下一版>

当前位置:日照日报 第7345期 第A1版:要闻

扼住规划这个“牛鼻子”

——湖州市乡村振兴实践的启示

  

本报记者 丁永昌 孟祥燕 李敏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湖州,这方令张志和沉醉不已的山水,在颜真卿、苏东坡治下,呈现的是绿水青山的自然之美。而今,湖州人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追寻的却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别样情怀与豪气。
  3月19日,记者一行站在湖州市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党建文化广场。放眼四周,青山隐隐,绿树依依,翠竹婆娑,桃花灼灼。沥青路宽阔而干净,农舍有序地集于山坳的一侧。这哪里是农村?这分明是城市人心驰神往的世外桃源。
  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这里首次提出著名的“两山”理论。十多年来,余村坚定不移走绿色发展的路子,利用得天独厚的山水资源,开办民宿、农家乐,吸引工商资本投资农旅休闲项目,致力发展美丽经济。从2005年到2017年,余村集体经济收入由原来的91万元到现在的41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由原来的8732元到现在的41378元。
  余村的发展,是整个湖州发展的缩影。如何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湖州人也走过了一段曲折的探索之路。

乡村振兴的“国标”,是湖州版
《光明日报》报道:2018年12月23日,在北京召开的乡村振兴发展指数暨湖州市乡村振兴发展评价报告发布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城乡发展一体化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发布了首个乡村振兴发展指数,浙江省湖州市成为首个乡村振兴发展指数评估的样本。
  此次发布的乡村振兴发展指数以“到2035年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为目标值,包括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5个方面,由5个一级指标、14个二级指标、34个三级指标构成。
  例如,产业兴旺包括了农业发展、产业融合、城乡融合3个二级指标,其中又包含农业机械化、粮食生产水平、农业劳动生产率、农产品质量安全、农业用水效率、农产品加工、乡村旅游、城乡二元经济8个三级指标。
  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指出,这一评价体系在指标的选取上兼顾了科学性和样本的代表性让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可测度可评估,具有较强的示范意义和价值。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副司长赵长保认为,这一指标体系对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具有开创性意义,为引领乡村振兴战略的系统评估提供了新的可借鉴的视角。
  “‘国标’的本质意义,是规划。”湖州市农业农村局调研员毛毓良认为,湖州能为全国提供标准的背后,是自身超前的谋划。“在白纸上作画,出现问题可以撕掉重来。可是在山水之间搞建设,一旦出现败笔,则有诸多的不可挽回。”教训面前的湖州人认识到,在山水田园上擎画生态、文化、产业,靠蛮干是不行的,必须高点起步、放眼长远。这所谓的高点起步,首先便是做精一个大的规划。

乡村振兴,一本规划管到底
  上墅乡座落在湖州市安吉县境内,位于天目山麓的杭孝公路间,下辖7个行政村。2009年,该乡龙王村开始做农家乐,但山高水长路远,每年基本上只能做两个月的生意,不是长久之计。到底何去何从?问题现实而又严峻。
  2015年起,龙王村开始谋划发展民宿产业。上墅乡党委认为,龙王村要“破局”,不只是破农家乐发展的局。它还要打破“村”的桎梏,实现“联营”。
  2016年,上墅乡提出了“三村联创”的想法,将龙王、施阮、董岭打包,进行统一的美丽乡村村庄整体规划及经营规划。
  立足三村的特色资源,上墅乡邀请浙大城乡规划设计院统一编制“三村联创”规划,对列入建设的15项内容,从规格大小、选材标准等方面作出具体要求。
  以穿镇而过的罗董线为例,乡村两级对这段道路进行了统一规划和打造,28公里长的沿路沿线实现了绿化美化全覆盖,还保持了统一风格。此外还设置了公路驿站、景观节点、停车场等,解决了沿线农家乐停车难问题,并为游客提供观景和休憩的平台。
  全域美丽的推进,一个村都不能掉队。2017年初,上墅乡又提出对刘家塘、田垓、上墅和罗村实施“四村共建”打造精品集镇。与此同时,上墅乡精心做好乡村经营,创新多村联创共建模式,整乡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该乡新引进项目13个,总投资约20亿元,实现了村村都有投资项目。全乡2017年旅游人次突破55万,旅游总收入达6600万元,同比增幅翻倍。
  一张图纸的规划,串联起了一乡七村的发展。湖州市安吉县农业农村局李健介绍,“安吉县坚持规划先导,把编制高水平的规划作为全面推进中国美丽乡村建设的基础工作。”他们把全县作为一个大景区来规划,把一个村当作一个景点来设计,把一户农家当作一个小品来改造,注重与县域经济发展总体规划、生态文明建设规划、新农村示范区建设规划纲要、乡(镇)村发展规划等相对接。同时,按照“串点成线、连线成片、整体推进”的要求,全力规划和打造中国大竹海、黄浦江源、白茶飘香、昌硕故里四条精品观光带,通过生态文明与美丽乡村建设两者融合共促,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这张规划加强全域村庄规划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镇体系规划、基础设施建设规划、产业发展规划等有机衔接,分类指导、因村制宜、精准施策,确保一本规划管到底。”

乡村振兴,差异化发展是保障
  一张图纸的规划会不会带来一哄而起的机械化复制?在湖州,答案是否定的。
  离龙王村村委会不远处,有一横跨于龙王溪的石桥,越桥而过,“青石上民宿”几个字映入眼帘。
  这是一座非常富有山水特色民宿小楼,拾级而上,用青石铺设的楼梯充满了古香的味道,连楼梯的栏杆是用当地小的石块堆砌而成,并在空缺处辅以旧瓦罐,栽种上时令鲜花。漫步小院,青石板、木栅栏、夯石墙,无不散发出自然的气息。
  “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质朴。”上墅乡宣传委员朱青莲介绍,主人就是想为游客打造一个质朴的空间,让你能专注于生活本身,静静体会。
  “小而美”的个性民宿,让游客品读到了不一样的乡村体验。这种体验来源于原生态,同时融入现代文明气息,尊重农民意愿,因村制宜、量力而行,成为了湖州乡村振兴的特色。
  对于山区民俗的吸金,周边区县虽羡慕,却并没有照搬照抄。在德清县莫干山镇劳岭村,消费昂贵的“洋家乐”市场供不应求;在安吉、长兴一带,农家乐物美价廉,早就吸引了普通游客的眼球;吴兴、南浔两区也同样各具特色,因距离城区更近,两个区就瞄准近郊游,主推“农庄+游购”的模式。
  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不搞强迫命令,不办形象工程,因地制宜建设美丽乡村才能行得通,才不会翻烧饼,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以差异化、个性化为美,湖州市更加注重内涵挖掘、个性塑造,产业发展,确保规划设计有品位、有深度,可实施、可落地。这种发展方式又恰好避免了一哄而起的机械化复制,满足了个性化、多元化消费需求。

突出机制建设,强化推进有序
  再好的规划,有行动才会落实。然而在接近6000平方公里的格局内行动,会照着规划走么?
  把住关口,行动才不会走样。湖州全面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四级书记抓乡村振兴。按照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总体要求,建立了党政一把手挂帅的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健全了分管领导牵头的专项协调小组,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广泛参与、基层主体作用充分发挥的领导体系和工作机制。
  全域农村治理不能光靠政府,怎么能让全民来参与?2008年,一份调动全民积极性的“中国美丽乡村”创建标准在安吉问世。2015年,这套标准上升为国家标准。2018年3月23日,2018年最新版的政策解读会召开,安吉全县187个行政村的村支书、村主任全部到场。
  “把这个东西一定要看透、学透。因为里面有46项指标,全部要计分的。”潴口溪村村支书叶国平表示。
  细化的标准就是一份裁判手册,分数高低决定了政府奖励资金的多少,能把家乡建好,大伙的热情更高了。“连我小外孙都知道,垃圾不能乱丢,要扔到垃圾桶里”。村民王根生说。
  不论是之前的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还是今天的乡村振兴,其本质是一脉相承的。毛毓良介绍,湖州乡村振兴的总体规划将于六月份出台。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一幅更光彩、更暖心的,精品的“两山”画卷一定会在湖州绽放更加夺目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