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日照日报 第7963期 第B2版:区域·岚山

在黄墩、高兴、巨峰、虎山、中楼5个乡镇成立6个水厂,247个村庄实现供水,看岚山区——

公司化运营农村集中供水

  

本报通讯员 姚文凤
  农村饮水安全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公里”。岚山区于2018年在全市率先启动了农村供水管理体制改革,依托新岚山财金投资集团组建成立岚山区水务有限公司,搭建起区级公司化运营平台。
  目前,新岚山旗下水务有限公司已在黄墩、高兴、巨峰、虎山、中楼5个乡镇成立6个水厂,铺设了累计60万米自来水管道,有247个村庄疏通了自来水大管网,实现了集中统一供水。

生命之源守护者
  在自来水大管网通到周边的几个村子之前,家住黄墩镇后崖村的宋玉成已经在当地的一家浔源供水合作社工作了10多个年头;家在巨峰的韩敬坤在镇上的一个私营水厂也已经工作了近9年。工作内容和管辖范围没有变,从今年8月份开始,互相不认识的他们,身份同时发生了变化———成为新岚山财金投资集团的职工,并且在工作上有了交集。
  宋玉成告诉笔者,这份工作虽然普通,但是责任却重。当有村子报修时,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要马上动身去维修,“事关几千人的日常饮水,不敢疏忽”。
  一份工作干了十来年,在技术方面,宋玉成和他的工友们可谓轻车熟路。
  挖开管道之后,宋玉成一眼就能诊断出问题所在,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问题线路修好,“对工作不熟悉的新手肯定要多耽误些时间。”在服务路线上,他更是熟到不能再熟了。哪个村民住在哪条胡同,哪条管道与哪条街巷相连,他都如数家珍。接到报修电话之后,不用走冤枉路,径直就能找到“病症”所在的地点。
  周边村里有些独自生活的老人,家里的水龙头坏了之后也给他打电话,“每次打电话,小宋都能很快赶来给我们修好。”邻村的王建国老人说。但是宋玉成悄悄告诉笔者,修水龙头并不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但是老人的电话打来,他不忍拒绝,也不作解释,直接去给修好。日子久了,经常有村民找他修水龙头,他也乐于帮忙。
  “干自来水工作,最苦的是冬天。”宋玉成还记得有一年的冬天特别冷,黄墩镇有不少水表和管道被冻坏。他去维修,手伸进带着冰碴子的水里检查,不一会手就冻得没了知觉,拿出来用嘴哈几口热气再伸进去继续工作,就这样反复多次才修好。
  尽管辛苦,但是对于离不开家的他来说,既能有份收入,又能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所以他干得很踏实。

民生工程蹄疾步稳
  58岁的韩敬坤还记得,有个村子以前是自己打的井,后来井坏掉了,全村人吃水成了麻烦事,只能上山挑水。旱季到了之后山上的水也供不上了。当自来水管道扯进村民的家中时,那家人为了表示感谢,非要留他吃饭,但被他婉拒了。“村民们的要求不高,只要能保证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就满足。但是我们不能轻易满足,我们得做好老百姓饮水安全的守护人。”
  岚山区随即建立健全饮水工程建设管理和运行管护长效机制,确保工程建得成、管得好,群众用得起、长受益。
  次年,新岚山财金投资集团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岚山区水务有限公司,由集团总经理直接负责。经过多方协调,岚山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在万众期待中启动。
  2019年8月,新岚山水务公司陆续启动了高兴、黄墩、中楼、虎山供水中心的资产及债权债务的交接,在9月底完成了备案,并充实了职工队伍。考虑到原班人马无需再经历岗位适应缓冲期,因此包括宋玉成、韩敬坤等在内的20名原私营水厂的职工全部被“收编”,作为新岚山水务有限公司的职工统一管理,工资待遇一律调高。
  “除了有五险一金之外,按现在的工资水平,一年能多收入个四五千元。”算了算工资之后宋玉成咧开嘴笑了。

饮水安全大于天
  “私营水厂是自己打的井,在管理和水质监测方面都跟不上,饮水安全存在隐患。”有多年水务工作经验的韩敬坤说。
  为了让全区的农村村民喝上放心水,岚山区水务公司利用建成的水务信息智慧平台,先后集成水质在线实时监测、泵站远程控制无人值守等信息化系统,实现了前端水厂水质指标、供水管网末端压力实时在线监控,极大提高了供水工程管理效能。对高兴供水中心进行信息化提升,作业过程全程监控。组建专业维修队伍,对管辖区域内的农村水利工程做好巡查、检查、管理和看护工作,提高水利工程管护水平,确保工程的运行安全与完好,设立“116”服务热线,确保及时解决群众用水诉求。
  同时,水务公司开发了“云水通APP”智慧供水云平台系统,推动安装智能水表,可进行网上缴费、水质实时查询、一键报修、个人用量查询等,更加方便了群众的便捷需求。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岚山区的农村自来水改造工程还在快速推进,清冽的自来水已经通到了村口和家家户户门前。个别地方还通过安装加压水泵,让住在海拔300多米山坡上的村民也喝上了放心水。
  “感谢党的好政策,让我们免费喝上了自来水,再也不用出去挑水了。”黄墩镇刘家沟村的贫困户刘相宾和另外25户贫困家庭喝着免费通到家的自来水,心里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