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泥土的恩典
——中国黑陶艺术大师邢葆东访谈

  


全媒体记者 徐晓清

  邢葆东,字陶山人,号黑陶邢。1962年出生。
  创办了日照黑陶邢文化博物馆、日照黑陶邢艺术厂等,是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照黑陶烧制)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曾荣获山东省十大民间艺术大师、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黑陶艺术大师等称号。
  现任中国黑陶文化博物馆馆长、中国黑陶艺术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山东省民协黑陶艺术家委员会会长、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日照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很多人知道,日照有“三宝”:绿茶、农民画和黑陶。
  “三宝”之中,日照黑陶在全国首屈一指———概因日照是唯一的中国黑陶文化之乡。
  日照获此殊荣,除了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之外,也是一群钟爱黑陶的热心人孜孜追求的结果。其中,就有黑陶艺术大师邢葆东的一份贡献。
  1993年,邢葆东的陶艺作品《福寿葫芦》荣获中国首届礼品大奖赛最佳作品奖,陶艺前辈汪易扬先生即兴题写了“黑陶邢”三字赠送邢葆东。自此之后,邢葆东就拥有了“黑陶邢”这个名号。几十年来,邢葆东将身心交付黑陶,几近痴迷。他的技艺和艺术修养已达炉火纯青之境,是为数不多的掌握黑陶设计、拉坯、雕刻、烧制等全部技能的陶艺家。
  邢葆东将难度最大的高温渗炭透黑、窑型、工具发明技术等方面的难题一一突破,终在艺术风格上做到了独树一帜。在黑陶造型上,则创造了以中国书法、人物绘画为装饰的当代艺术样式,并能独立设计制作大、中型陶艺作品,其声、色、形、艺均达到目前国内陶艺制作的最高水平。因此,他荣誉很多,作品获奖无数。
  可以说,“黑陶邢”高度概括了邢葆东与黑陶的关系。
  在日照,一度提起黑陶,很多人随口能说出“黑陶邢”,“邢葆东”之名反而淡化了。
  如今“黑陶邢”三字已然成为黑陶品牌,几乎是黑陶艺术品质的代名词。
  2020年5月,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已得有效控制,“蛰伏”多日的邢葆东在黑陶邢文化博物馆接受了记者访谈。

  记者:疫情期间,您怎么度过那段“封闭”的时光?
  邢葆东:这次疫情让人揪心。在全国都摁下“暂停键”的日子里,我看新闻的时间比平日多了不少,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党和国家控制疫情的部署和举措。尽管心情会随着疫情形势的变化而起伏,可是,我觉得只要一切行动听指挥,一定会战胜疫情。其间,民艺协会成员自发组织用画笔助力抗疫,这算是一种愿力和信念。我自然积极响应。我每天都画,题材是从新闻里获得的。大小画都有。这墙上的仅仅是一部分。
  那段时间,社会事务少了,公益课也停了,感觉属于自己的时间多了。正好手头在编《中国黑陶文化简史》《蛋壳陶的故事·画册》,我的主要精力放在这里。我体会出,编书是一项极为细致、繁杂的工作,涉及到历史、文化、考古等许多方面,非常考验人。白纸黑字地成书,又是关系黑陶传承,每一个说法都得有理有据,必须精心、静心和专心。

  记者:我认为,任一门类的艺术,若没有高远的情怀和深厚的文化积淀做支撑,其艺术之路不会久远。同时,艺术家也要关心时事,肩扛时代责任,更应心系国家、民族和人民。如此,艺术的血液才是滚烫的,呈现出的作品也必然具有暖人肺腑的温度。
  您在疫情期间的所作所为,就是这种境界的反映。
  我了解到,您是“外地人”,三十多年前就来日照做黑陶。这是怎样的机缘?
  邢葆东:要说机缘,那就是黑陶。
  因为黑陶,我三次欲离开日照而不得;要不是黑陶,我不可能跟媳妇、孩子分开这么多年。黑陶给了我荣誉,也牵着我的身心。也是黑陶,让我这个从小玩泥巴长大的农村孩子,对泥土有了新的认识。有黑陶作证,泥土不仅仅养育了我,而且算是命运对我的恩典。
  我同意你刚才对艺术和艺术家的理解。
  若没有文化和情怀,质朴无华的泥土就不会穿越几千年仍然发出艺术之光。
  大家都知道,日照两城、东海峪、尧王城、丹土、陵阳河等地,有几百处大汶口、龙山文化发源地的遗址。龙山文化的代表器物“黑陶镂空高柄杯蛋壳陶”,就是在日照出土的。它的发掘曾经震动过世界考古界和史学界。1970年代初,尼克松总统访华时就曾提出,想看一下这件黑陶蛋壳陶杯。可以说,日照黑陶有深厚的历史渊源。
  在来日照之前,我跟随恩师汪易扬、寇维军,在河北馆陶、山东齐河龙山等地扶持或开设了几家黑陶厂。
  1989年,汪易扬老师到青岛参加书画巡回展,其间,应日照有关方面邀请来看两城出土的黑陶,同时被盛邀指导挖掘、弘扬日照黑陶文化和艺术。恩师就推荐了我。
  当时,我已是龙山镇黑陶研发、生产机构的法人代表,正是事业最红火的阶段。作为黑陶人,我欣然前往,原本只是来日照寻根,没想过在日照扎根。
  有这个前提,我就没过多考虑媳妇的工作调动以及孩子的转学。结果此后几年,三次想走都被当地有关领导和朋友“拦下”,我与老婆孩子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分居两地几十年,也错过了陪伴孩子成长的天伦之乐。
  没走成这期间,很多事情在发生变化,我的心理状态也变了,已对日照有了感情,就再也不想走了。
  起初,在政府的支持和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先后成立了日照市龙山艺术院、日照两城黑陶艺术厂,我被寄以厚望,感到责任很大,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里的黑陶事业。每天,除了实地考察、黑陶试制就是培训学员等,吃住在招待所,一住三个月。
  1990年12月,我在日照培训出第一批学员,并烧出第一批黑陶时,报纸、电视都连连报道,引发当地不小的轰动。《八仙瓶》《福寿葫芦》就是在这里烧出来的,朋友们都认为这是我的代表作。不久,我在日照陆续创作了《孔子竹简》《龙凤砚》《岁寒三友图》《盛世龙瓶》《山东大嫚》等,这些作品为了我赢得了声誉,也给了我扎根日照的信心。
  日照有将黑陶文化发扬光大的举措和氛围,作为陶艺人,这是最大的吸引力之一。
  2011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日照“中国黑陶文化之乡”,我就更不舍得也不可能走了。

  记者:“中国黑陶文化之乡”的称号,对日照意味着什么?
  邢葆东:可以这样讲,“中国黑陶看山东,山东黑陶看日照”。这句话曾被德州拿来宣传自己,说“山东黑陶看德州”。
  我认为“看谁”不要紧,咱用事实和数据说话———
  且不说日照黑陶历史。
  现在,全国有120多家成规模的黑陶厂家,山东就占60多家,而其中,仅日照就有20多家;
  日照有全国唯一一个中国黑陶文化博物馆———黑陶邢文化博物馆;
  非物质文化遗传(黑陶烧制技艺)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山东一共三人,日照占其一;
  在日照,黑陶作品获泰山文艺奖等奖项的人次最多。
  日照是当然的“中国黑陶文化之乡”。

  记者:您从小就有的绘画技能,对黑陶有哪些帮助?
  邢葆东:艺术是相通的。不仅绘画技能对黑陶艺术有帮助,那些历史文化也是滋养黑陶艺术的宝贵因素。我觉得,任何艺术形式都能相互汲取营养,都有一根看不见的线贯穿着,这条线就是文化。这个问题刚才咱也谈过。
  自古做陶,都是设计、造型和烧制分开。烧窑的师傅只管烧窑,拉坯的师傅只是拉坯。能兼具黑陶制作几个环节技艺的人,不算太多。尤其是设计和造型,是对一个黑陶人之文化和艺术修养的检验。
  专业黑陶以来,我也一直没有放下画笔。平日里,无论采风、调研还是开会,我会随身携带纸和笔。每到一地,只要有所感悟,我都会随手画出来。这种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就像一日三餐。我认为,这能够保持艺术感觉的敏锐,尽管,我并不是刻意为之。

  记者:您的勤奋和对艺术的赤诚挺感动我。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照黑陶烧制)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您能介绍一下黑陶的传承脉络吗?
  邢葆东:首先,我得特别提示一下——— 千万不要再说黑陶“失传”了。黑陶技艺从未失传,只是蛋壳陶的工艺有断代。
  很多业外人士,爱从网上搜索所谓信息,没有谁去认真调查、研究,就被黑陶“失传”一说迷惑。
  网络是便捷的,可也容易“以讹传讹”。
  怎么证明黑陶没有失传过?
  如果看了黑陶邢文化博物馆,就应该明白了。
  古代黑陶有三大类,实用器具、工艺器皿和礼器。
  日照出土的蛋壳陶高柄杯,就是一种礼器。它的口沿宽而薄,像刀刃,不可能触碰嘴唇。另外,杯身通体都薄,一不小心就会碰碎,更不会用作日用器具。
  有一定历史常识的都知道,从宋代开始,瓷器盛行,陶器渐渐成为非主流。其实,早在青铜器出现之时,陶器就险些被“替代”,但也未退出历史舞台。
  因为古代生产力低下,青铜器也好,瓷器也罢,几乎是上流社会的专属,是财富和权利的象征。而民间,实用陶器一直大量使用,从未间断,黑陶更不鲜见。除了泥盆泥壶泥碗,还有面模具、筷筒子、农村老屋的瓦当等。很多我这个年纪的人,应该都见过这些东西。
  在日照的田家窑,有从洪武年间留下的老窑,是黑陶、红陶和彩陶都烧。
  非常明确的一个事实是,黑陶制作一直在民间流传,从未失传。

  记者:很敬佩您对真相的执着和对历史的虔诚。刚刚参观了黑陶邢文化博物馆,这种感受尤其强烈。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搜集这些东西、通过什么渠道?一定有很多故事吧。
  邢葆东:迄今,黑陶邢文化博物馆集中了我三十多年的收藏,上报国家备案在册的藏品有1600件套。可以这样说,每一件都附着一个故事。
  因为喜欢黑陶,并且又从事这个,就对黑陶的历史文化格外上心。多年来,我购买书籍和陶器藏品也花了不少精力和财力,尽管有时手头并不宽裕,但从没心疼过。
  开始的时候,我自己出去转,一天也遇不到一个,太耽误事了。后来也曾请人代为收集,按天付费。但这样的话,很多事情就不好控制。再说,即便是东西拿来了,但是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背后发生了什么事就不得而知了。对收藏来说,这个也很重要。于是,我又自己亲自去收,顺便采风和调查。
  分布在各地的朋友知道我干这个,他们会热心提供线索。
  大概2011年左右,旧城改造开始。很多城中村面临拆迁,这个时期我收了不少。
  关于收藏的故事太多了。印象最深的一次,在一个村民的屋山头遇到一件东西,一番交流后,讲好价钱200元,就要拉走了,卖主又说不行,这是俺爷爷留下的,少了500不卖。你不买的时候,他丢在一旁;你要买了,他就说爷爷留下的。这种事常见,也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东西被不识货的糟弃了,幸亏我“下手”比较早,有的东西现在再想找已经不可能了。
  按照《文物保护法》和有关规定,陈列在黑陶邢文化博物馆里我的藏品,现在都是国有的。所有备案在册的藏品均不能损毁、不能买卖。这对个人来说,算是无私奉献,对黑陶文化来说,也同时是一大贡献。

  记者:我发现,市面上很多黑陶产品非常漂亮,却不是获奖作品。如何评判黑陶作品的优劣,有评价标准吗?
  邢葆东:目前,黑陶从属性上可以分为三类:工艺品、艺术品和收藏品。
  市面上许多外形很漂亮的黑陶,都是工艺品,也就是商品。既然是商品,就可以不断复制,在设计造型上首先适应大批量生产的需求,技术含量相对较小。
  而获奖作品,首先一个是不可复制,技术含量高,那就已是艺术品甚至是藏品级别。
  至于如何看黑陶作品的优劣,也有三个主要方面:
  除了造型设计、刻制工艺和内容,评价黑陶作品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黑度,也叫色相判断,凭色相仪的数字说话。也因此,还有一种分类,叫标准黑陶和普通黑陶。
  标准黑陶,是通过高温渗碳工艺成品的,作品通体透黑,表里如一。而普通黑陶,是熏陶工艺的结果,陶体外边黑里面不黑。
  色相数字7以上的,才能叫黑陶。另外,有些彩绘陶器,若在黑陶主体上,有50%及以上的面积为彩色,就是彩陶而不是黑陶。
  我正整理编制的《中国黑陶文化简史》《蛋壳陶的故事·画册》,有这部分内容。
  造型设计和刻制内容也是评价黑陶不可或缺的指标。其中,创意和时代意义非常关键。
  比如,我的福寿葫芦作品,刻了百福百寿;山东大嫚,汲取了雕塑和变形艺术手法;以黑陶工艺制作的陶扇;用黑陶竹简把孔子的一生经历刻上去等等,这些作品之所以能赢得赞誉,主要是创意取胜。
  制陶方面,我通过多方取经,在烧制技艺上提高台阶,改了窑型,温度上也有新的突破。古人的黑陶佳作是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硬如瓷,而我的黑陶作品追求声、色、形、艺这四个字的完美结合。这也是许多专家学者看好“黑陶邢”的重要原因。

  记者:关于传承,您做了哪些工作?
  邢葆东:在日照,黑陶艺术的氛围很好。业界同仁各有所长,都做得不错。
  坐落在日照的山东外国语职业技术大学,开设了工艺美术课程,有黑陶方向的内容,聘请我兼职教授;山东外国语职业技术大学、日照技师学院成立了黑陶大师工作室,我定期去带学生;在展馆,我专门设置了黑陶制作体验室,跟中小学合作,几近免费提供材料、场地、耗材,还有社会公益课程等。
  我还以连环画的形式,将黑陶的产生、发展等内容简便化、直观化,就是为了普及黑陶知识,让这门传统文化的瑰宝长盛不衰,后继有人。
  作为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我还有组织发掘、弘扬民间艺术的责任,黑陶文化传承当然也在此列。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日照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泥土的恩典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4 版:副刊·专题】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