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特稿
在朝鲜战场上的“两死”一生

  


张金乾 口述 李学广 整理

  张金乾(1927.10-2019.8),日照市岚山区童海路人。自13岁起,跟随党的地下组织领导人参加抗日救亡工作,1941年担任当地的青救会会长、区联防队长,参加了泊里战役;1947年2月入党。在解放战争中,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滕县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被记大功一次、二等功两次。1951年1月1日进入朝鲜战场,参加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战役,两次身负重伤,荣获二等功一次。1956年9月复员到地方工作。2019年8月22日去世。

  1949年1月,团长送我到滨海军区、军官教导队深造,当学员六个月,升为区队长。
  1950年8月,我志愿报告参加抗美援朝,先到东北军区整训,九团一营二连一排长训练新兵。1951年1月1日进入朝鲜战场,在总后18大站当警卫排当排长。1951年6月27日之后,总部命令我排到54分站保护贵东火车站。我排开到贵东站时是晚上9点多钟,我见到了6个同志,副班长说,那些同志全都牺牲了。我们是第八排,也就是这里有八个排,我们就是第九个排了。我一看,被敌机炸的几间小破屋、六个破防空洞。天空还有四架敌机来回旋转,蚂蚁跟趟般冲下来扫射并狂轰滥炸,全排只好在地下不动。敌人的侦察机飞得跟房屋一样高,此地正是敌机扫射和轰炸的耙子,不但保护不了火车站和铁道的安全,反而伤亡更惨重。以上6个排都放在这个地方是危险的。天一黑,我把全排暗暗地开到火车站最近的大众里住下,火车站原地设立三个小组,各班轮流值班,岗哨鸣三枪,全排立刻赶到。我排刚离开车站原地,是晚9点30分,就被美国鬼子轰炸机给炸了个土平,东站上的三人只剩下了一个哨兵,牺牲的两位烈士连尸体都没有找到。车站炸毁、道轨两断,上级命令工兵抢修铁道时,这班上去抢修铁道的牺牲了,那班人又上去抢修,就这样连续不断地抢修,一直用我们祖国好儿女的鲜血接通了铁道钢轨,使我们的火车照常顺利通过,连着四次把物资弹药送到前沿阵地战员的手中。我们前方接连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美国鬼子万万没有想到下了这样大的代价没起作用,他们绝不甘心失败,利用空中优势,对准贵东火车站,派大量的轰炸机、战斗机、侦察机和地下的特务,用信号指挥飞机轰炸和扫射,甚至大白天来破坏铁道。美国空军势力不断升级,这四架飞机刚走,那四架又到。一黑天,火车站上空就挂满了照明弹,这批落了那批升起来,铁路上连狗也被敌机打死,人要通过铁道是很困难的,在这种火力森严的形势下,火车不能通到前沿阵地,前方指战员没有吃穿没有弹药,怎么能消灭敌人呢?对我们整个战役有很大的影响。靠东站北面很近有一条隧道,能放进一辆火车,车站指挥人员就住在里边,我们排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这条隧道和15华里的铁道线。
  1951年12月19日晚11点35分,天空中下着小中雪,快要过年了,彭总司令给三条主线后勤首长下达了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物资弹药一定送到前沿阵地。这时候,第一辆火车从隧道里冲出来时,车站上空挂起照明鲜弹,有六架敌机对准这辆火车,狂轰滥炸,火车司机勇敢地通过了危险的封锁线,直上前沿阵地冲去,敌机跟踪轰炸扫射,没有眼睛就打不着火车。紧接着,第二辆火车通过敌机封锁线,顺利到达前方。第三辆火车刚冲到车站,突然,天空挂满照明弹,和白天一样,十多架敌机,蚂蚁跟趟般冲下来狂轰滥炸和扫射,司机壮烈牺牲。火车厢被炸,大火正向后面车厢蔓延,眼看着火就要引到弹药车厢了,如要爆炸,隧道将受到重大损失,在这危险的时刻,我没有多想,就立刻带领全排,不顾敌机轰炸和扫射,冲进了火海当中,先命令卡下六车厢弹药武器退进隧道里,又救下四车厢物资时,已经壮烈牺牲十七名同志,六人负重伤,我的肚子被敌机子弹穿过,躺在地上呼吸非常困难,多亏了战士们抢救下来,送到医院做了接替手术治疗,吃流汁饭。这是我在朝鲜战场上第一次负伤的经过。
  1952年6月6日,我出医院回到原单位。经医生院长证明,部队首长批准我享受中灶待遇。6月28日,上级领导下达命令,授予我二等功,奖章一枚,提升我到志愿军总部警卫一团一营二连副指导员,连队党支部书记,营党委委员,团的党代表。团长命令我连保护总部时,遭到敌机一次重点轰炸,牺牲了当了八年连长的黄瑞同志和13名战士。
  1952年8月2日,团长命令我连到西甫里火车站,主要保护五十华里的铁道不受敌特的破坏和保护首长的安全。又遭到敌B29轰炸机的重点轰炸。为了保护首长的安全和抢救弹药物资,我们连长左斌壮烈牺牲,还有十四个战士。同年9月5日,团长命令我连到板门店保护中朝代表团。板门店很平静,就是美李代表已到谈判桌上蛮不讲理,没有和平的诚意,不是唱二黄就是刚坐到谈判桌上就休会,根本不想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1952年11月21日,团长命令我连到下山里保护集体医院和白山汽车团,我连熟练开到集体医院和两个单位同首长取得联系就住下了。团长和政委给我们的主要任务,防敌人的进攻,反偷袭防空降反敌特,主要保护集体医院和白山汽车团。这里白天有敌人侦察机在空中不断旋转侦察我们后防兵站医院和桥梁,晚间特务到处向天空打信号弹。
  1953年1月14日清早,向祖国转运重伤病员时,担架上盖有白布被侦察机发现,加上敌特的搜集和刺探告密,这两个大部门就有危险性,我们赶快报告了两个单位的首长,建议迅速转移,白山汽车团天一黑就转移走了。集体医院还有不少伤病员,一时难以转移。晚上10点34分,美国鬼子B29轰炸机3架,直对我集体医院进行重点轰炸,第一次投下来的各种炸弹能炸方圆半华里,有定时炸弹特别是风榴弹,拌着线就爆炸。眼看着医院里、防空洞、房屋全都炸毁,响声雷鸣,一片火海,在这个时刻,我和连长带领全连指战员,不顾一切冲进医院里抢救首长和伤病员,救出来五名医生,接着第二架敌轰炸机又投下来许多炸弹,整个医院三百多名同志埋到土底下,眼看着牺牲了20多名同志,又看到我们连长谢崇山同志壮烈牺牲。第三架敌机又投下来同样的炸弹,像冰雹一样,从天而降,我觉得像有人当头打了一棒,就不醒人事了。后来是在阳德医院里醒过来的,又经过医院医生的精心治疗,头脑有了较大的恢复,但是不如从前了,没负伤前脑子好使了。这是我在朝鲜上第二次负伤的经过。
  在医院治疗期间,我团彭渤政委给我一封信,安慰我要好好养伤。他说多亏你的通信员在土底下把你扒出来,又送到医院才救了你的命。那时我想去看你,已经来不及了,接到紧急命令,整个一团充实前方,立刻就走,后勤人员调动也是很频繁,见面机会就更少了。
  1953年6月22日,我出院分配到警卫四团一营炮连,担任副指导员连队党支部书记,还是享受中灶待遇。特别在停战的前夕,不管前方和后方,整个朝鲜战局更加紧张,我连奉命开到洗甫里配合高射炮部队,对空作战,停战的命令传达到排以上干部,离规定停战时间只差十二个小时,前方战士们打得特别激烈,后勤工作更加繁忙,美国鬼子不甘心失败,妄图作最后的垂死挣扎,调动空军全部力量对准我军司令部、兵站、火车站、桥梁等狂轰乱炸,桥梁炸毁,工兵马上修好,这批同志牺牲了,那批同志再冲上去,抢修桥梁,不管多少敌机来轰炸,就是炸不断我们的钢铁运输线,同志们的牺牲言语难表。
  我高射炮部队对准上空敌机,猛烈射击,打落敌机数十架。我连一排长陈星明抓来一名美国飞行员,中国话他听不懂只好送到总部。这时,志愿军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金日成元帅,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签署的停战命令!从1953年7月27日22时全线双方停止敌对行动,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被迫于汶山在朝鲜停战协定和补充协议上正式签字。朝鲜战争终于实现了停战。中朝人民盼望的这一时刻终于到来了,志愿军战士们尽情地唱呀、跳呀!全连战士们载歌载舞,欢呼我们胜利啦!停战啦!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这个伟大的胜利来之不易,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前方和后勤有多少人英勇奋战,多少人出生入死,又有多少人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朝鲜,对于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战士和曾经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同志来说,那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本人是万分的高兴,我是共产党员,自1951年1月1日进入朝鲜战场以来,没有想到能回祖国。我经过朝鲜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战役,我连共牺牲了321人。
  我两次负伤还能活着,是一个幸存者,每当想起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的战友,我心里就难过。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日照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在朝鲜战场上的“两死”一生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2 版:副刊·人文】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