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追忆青葱岁月
  

冯培磊
  蓦然回首,青春已逝,往事不再。回忆似一支火柴,不经意间点燃,一刹那闪亮了心灵,却又无声无息地熄灭。回忆又似一盏绿茶,初起沸水激荡,叶芽翻滚起伏,继而静默绽放,散发着清香,让人回味。
  我的高中生活是在五莲县叩官镇高级中学度过的。学校建于1958年,撤并于2013年。她坐落在人杰地灵的叩官镇上,距离“其秀不减雁荡”的五莲山只有3.5公里。据《五莲县志·叩官镇》记载,五莲山上的护国万寿光明寺为皇家寺院。明清时期官员前来朝拜,在叩官建有接官亭,官员到此,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叩官之名由此而来。
  1995年,青春年少的我们进入叩官高中求学。“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早上书声琅琅,人声鼎沸。课上,同学们聚精会神,认真听讲。晚上,大家挑灯夜战,焚膏油以继晷。更不能忘记的,是我们敬爱的老师。当年,风华正茂的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三尺讲台各领风骚。不曾忘记,慷慨激昂吟诵“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语文老师;不曾忘记,和蔼可亲、轻声慢语的数学老师;不曾忘记,治学严谨、一丝不苟的英语老师;不曾忘记,畅谈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老师;不曾忘记,学识渊博、严肃认真的化学老师……
  正是老师们的谆谆教诲和辛勤付出,才让我们能站得更高,走得更远。曾经的班长安福已成为海信集团驻海外高管,篮球队长展涛成为体育学院的大学老师,爱好唱歌的石英也成为大学的音乐老师。运动健将大伟和大磊穿上了橄榄绿,成了保家卫国的军人。而我也接过老师的教鞭,站在了三尺讲台之上……
  难以忘记,无论寒冬酷暑,放假之时,归心似箭的我们,骑着大金鹿自行车你追我赶,驰骋在尘土飞扬的乡间小路上,广袤的田间飘荡着欢声笑语。难以忘记,当时满满一大搪瓷缸面条只要五毛钱,上面还漂着一层喷香的脂渣,令人胃口大开。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宿舍非常简陋,吱呀作响的双层陈旧木床排在一起,组成了大通铺。坑坑洼洼的泥土地面,必有三两个老鼠洞存在。下课后推门而入的同学,会不经意间邂逅一两只正在嬉戏玩耍的小老鼠。嗖地一下,它们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进了洞里。
  难以忘记,1997年香港回归。当时,全校师生从广播中听到那激动人心的播报,用欢呼声迎接那万众期待的时刻,校园沸腾了,嘹亮雄壮的国歌声响彻天空。
  乘着央视春晚的东风,那英、王菲深情演唱地《相约一九九八》风靡校园,空灵飘渺的歌声萦绕在耳畔,同学们哼起欢快的曲调,陶醉其中:来吧,来吧/相约九八/来吧,来吧/相约一九九八/相约在甜美的春风里/相约那永远的青春年华……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青葱年少的岁月却一去不复返了。
  光阴如梭,逝者如斯。凝望那张泛黄的毕业照,我的心头不禁涌起缕缕怅惘。
  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间,22年转瞬即逝。如今叩官高中九五级四班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天各一方,难再聚首。人到中年,大家都要肩负起家庭的责任,为了生活而辛劳奔波。四十不惑的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祝福:愿我辈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日照日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追忆青葱岁月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3 版:副刊·文苑】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