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当前位置:新岚山20200514期 >> 第A4版:文化
日出先照
  

崔健
  (一)
  一个没有文化依托的人,其人生必会不定时的出现恐慌。就像十年前的一个清晨,周围的人们恐慌的抢购食盐一般庸人自扰。
  同样,一个没有文化积淀的人,会把几千年文明的苏州同威尼斯相其并论,而目的只是为了营造水上城市的氛围,显然这是极其鄙薄的。当两千多年前的苏州因卧薪尝胆而闻名于世的时候,而小城威尼斯还是一片荒凉的不毛之地。此后又沉睡了千年,才因水而名。
  其实文化的传承作用是最显而易见的。这只因为我们人类是一个有思想的群体。任凭三国战争的号角曾频频奏响,但如若不通过文字的记载,我们在今天永远无法感知;任凭盛唐繁华再如何璀璨,千年之后的今天,我们终究是难以捕捉它翩翩起舞的身影。而恰恰相反,李杜的文章诗歌我们之所以千年传颂,萦绕耳边,这又是为什么呢?我想这便是文化的传承作用。
  十三世纪元朝的铁骑曾驰骋于欧亚大陆,但不过几十载而已,大都便灰飞烟灭,风光不再。秦都咸阳更是恢弘一时便被付之一炬。扬州千年传颂,在今天也默默无闻。由此看来,城市表面的繁华在背后却承受着巨大的危机。文化服务于政治,而一个城市的发展显然又离不开文化的传承。倘若不是身负文化内涵的苏轼和白居易眼光长远而修建了苏堤与白堤,那杭州或许早已成为一个符号。
  当我们徜徉在文字的世界里,或许因为一个人、一座城的繁华而叹为观止。又或许因为一个人、一座城的繁华落尽而悲凉不已。但这其中的文化内涵又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深思的。
  (二)
  日照因日出先照而得名。她静静地屹立在黄海之滨,吹着千年舒暖的海风,感着千年氤氲的山岚,纵时光悠远,她却砥砺前行。她不是大家闺秀,周身没有一点京城烟云的气息。在她的身上,有的只是小家碧玉式的灵秀,而认识她的人也绝都记得她脉脉的温情和憨厚的情怀。
  日照在先秦时期曾先隶属于琅琊郡,后归莒州管辖。宋金时期始设日照县,改革开放后又撤县设市。纵观日照的历史沿革,他从一个唯有乳名到而今声名鹊起的海滨城市。日照显然是发展的,是进步的,是积极进取的。
  城市和人一样,有进取的初心才能有所收获。哥伦布因对《马可.波罗行记》的痴迷,对中国的美好产生无尽的向往与追求。于是他把这本神往的游记放在自己的驾驶台上,形影不离。带着先赌东方为快的芳心,他选择了向大海进发,从此欧洲人开辟了新大陆。城市的发展也是如此,只有有一颗进取的初心,才能实现破茧成蝶的脱变。
  日照的声名远播大低始于姜尚。姜尚便是姜子牙,姜太公。这一点作为一个中国人大家再熟悉不过了。无论是在《封神演义》里,还是在历史课本里,我们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太公的神通广大和机智聪颖,并把他看作是智慧的化身。
  姜尚出生于日照。《史记》记载:他是东海上人。晋代张华的《博物志》说得较为明确:海曲城有东吕乡,东吕里,太公望所出也。而据《水经注》记载:莒州东百六十里有东吕乡,棘津在琅琊海曲,太公望所出。而海曲便在今日照之滨。
  姜子牙年五十卖食棘津,七十居于朝歌,辅佐文王成就霸业,终成一代名相。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太公年逾古稀才崭露头角,而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个个重新的开始。我想这不仅仅是对我们人生,就是对日照这座城市而言它的意义也是巨大的。
  奋斗莫道晚,我们始终坚信:奋斗是终究不会晚的,只要我们有奋斗的开始。
  (三)
  时光不老,但奈何在广袤的时空隧道里,岁月易逝。时间大约又过了五百年,在日出先照的这片肥沃土地上,诞生了一代神童——圣公项橐。
  据《战国策》记载,甘罗年十二为秦出使赵国。不费一兵一卒而得河间五城。归来后,被秦王封为宰相,为后世敬仰,而甘罗却独以项橐自比为荣。
  谈起圣公,脑子里始终绕不开巍峨的圣公山。脑海里始终觉得圣公山是为圣公而万年长存,巍巍地屹立于家乡的绣针河畔。圣公山离我们村仅几里之遥,有多少次当疏影横斜,月上柳梢的时候,曾记起它静谧的容颜;而当细雨蒙蒙,烟云缭绕,又有多少次会去想象它博大的胸襟。
  年幼的项橐与孔子于圣公山下辩日辩理,孔子慕而拜为师。时年项橐仅七岁,无不让人慨叹有志不在年高。
  这般年纪,如此才华,如此担当,实属罕见。圣公虽幼年便驾鹤西游,但它对家乡的教化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日出先照,日照这座年轻的城市在某种程度上虽然刚刚走过三十年华,但它的骨子里却是睿智的。当时代赋予它重任的时候,当亚欧大陆的东方桥头堡责任在肩的时候,它虽然年轻,却没有选择退缩,而是如同项橐一般,敢于担当,负重前行。其实这便是日出先照,蜂蝶自来的密码所在。
  (四)
  正如臧克家说的那样: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而死了还活着的这些人,对故地的精神贡献无疑是巨大的,同时也给一个城市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原动力。这就告诉我们文化不是一个个僵死的生硬标本,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焦竑是日照自明朝六百余年来唯一一个科考状元。他无疑就充当了家乡这样一个鲜活的文化生命。有多少次在历史的典籍里,有多少次在悠远的梦境中,瞻仰着他秉直的画像,细品着他炽热的文字,触碰着他思想的灵魂。
  中国的文化倡导兼容并蓄,与时俱进,从而打破思想的桎梏,造势如东流之水,容纳百川,发展壮大。
  焦竑便是这样一个人,他打破了程朱理学的教条圣教。承接与发展了晚明泰州学派的思想革新运动。有人评价泰州学派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第一个启蒙学派。它倡导人皆可以为圣人,维护大众的利益,尊重和重视人的价值,把百姓同圣人放在等同的位置,人人平等。并与徐光启、李贽等人开始接触西学,挚友一生。我们只从它所倡导的思想来看,就觉得这个评价一点不过。
  在那个社会,也正是因为焦竑的呐喊,为当时的人们开启了一扇明亮的心扉,让晚明时期的思想文化走向了顶峰。也为后来不甘落寂的国人探索救国的道路提供了理论源头的光明指引,洋务运动、维新变法无不深受其影响。由此他被称为一位真正的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名副其实的成为了晚明儒释道与西方学术兼容并蓄的集大成者。
  祖辈已经离开日照这片土地一百多年了,而就是这样一位大儒,对桑梓地念念之情却是绵长的。“一上花岩寺,回瞻紫气遥。”当他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那一刻,他的内心始终觉得是深爱着这片土地的,并在余生为家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是的,家乡的建设需要家乡人民的共同努力。不管是在天涯海角,都神往故土,敬献己力。
  此时,我想文化诚然不是城市的一个简单的符号,它的实质意义是这座城市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故此它不简单的属于城市的今天,更应该属于城市的未来。日照因日出先照而得名,揭开它的历史沿革,她无疑是斗志昂扬和敢于当先的。而展望未来,我们更应该踏着先辈的足迹,发扬光辉的传统,进而继往开来,感受日出先照。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新岚山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日出先照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4 版:文化】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