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在线投稿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当前位置:新岚山20201022期 >> 第A4版:文化
猕猴桃挂果了(上)

  王宏甲
  一
  张凌回来了!
  眼前是一片片高矮不齐的苞谷,枯黄的。他知道今年遇旱,靠天吃饭的苞谷没收成,苞谷秆无精打采地立在地里。
  这是2014年底。这是张凌的家乡。
  家乡名叫箐口村,属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猫场镇。张凌生于1985年,童年时跟一群留守的孩子玩。长到8岁,娘送他去村小。村小一共两间,大约40平方米。一块木板,两边架着砖头,算是课桌,凳子也是砖头垒的。在这环境里他读完了六年级,接着到猫场中学读初中,再到乡政府所在地读高中。那年月,猫场镇能考上大学的极少,但张凌奇迹般地考上了。
  大学录取通知单,是去猫场赶集的亲戚带回箐口村的。这在箐口村,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乡亲纷纷来道贺。人们散去后,张凌的爸妈却发愁了:上大学要钱啊,缺钱咋办……上学还要吃呀,上哪去找这么多钱?
  想了一夜,张凌的爸妈决定让张凌不去上学了。
  消息再次传遍全村。村里人再次来到他家。最先来的是一位老太太,她拿出一个折叠得很小的东西,慢慢打开,是一张10元的人民币。她拉过张凌的手,放到他手里:“幺,带上。”
  张凌永远都记得她那天的眼神。她只说了3个字,是那种不容你不去念书的语气。后来张凌要在本子上记上她姓名的时候,才知道她叫谢发秀。
  接着来的乡邻把5元、10元、3元、30元……放到他家的桌子上。两天时间,乡亲们捐了2600多元。
  仿佛这不是你自己的事,这是村里人要你去上大学!家乡,家乡,从那时起,张凌再忘不掉这是他的家乡!
  爸妈要重新考虑儿子的上学问题了:“猫场还有亲戚,再去借点。还不行,就卖牛!”
  事情就这么定了。
  离村那天,许多人都来送行。张凌告别爸妈、弟弟和乡亲,踏上去读大学的路,把家乡的漫山苞谷留在身后。
  他走后,爸就把耕牛卖了。弟弟张梁也离家跟人去浙江打工,却因一场事故,断了3根手指。后来弟弟获赔了8万元,这笔钱除了继续给弟弟治手,就用于支持张凌读完大学。张凌大学4年寒暑假都在打工,只回家一次。看到弟弟那只残废的手,他落泪了,下决心今生一定要与弟弟同甘苦。
  2010年大学毕业,“漂”了一年。不是没想过回家,可想到爸妈乡亲期望他有出息的目光,两手空空怎么回家?张凌几番创业,成立公司,尝试过营销、广告、传媒,两年都没有挣到钱,“只是挣了曲折,挣了经历。”但这一切都是有价值的。2014年,张凌的团队营销家电大获成功。他赚到了钱,在贵阳市南明区买了房,买了车,还结了婚,妻子也是位大学毕业生。
  这年12月26日,张凌开着小车回家乡。从猫场镇到箐口村还是泥巴路,雪后路上都是泥泞。车开到离村子还有7公里的地方,实在进不去了,只好打电话让村里人来帮忙。村民来了,14个小伙子,用绳子把小车拉进了村。
  漫山还是苞谷。张凌去看小学,还是原来那么小。有210名学生,大部分是跟爷爷奶奶生活的。没有操场、没有图书室……学生们看着他,没有一个人说话。
  他捐了3万元给学校,让每名学生有了一套校服,每人一个新书包,还在学校一个小小的场地上捐建了篮球架。全村70岁以上的老人,他给每人1000元。这是他从离家去读大学那天起就想实现的一个心愿。
  张凌渐渐感到自己的内心在倒海翻江。他记不清自己是不是想过大学毕业要返回家乡,乡亲们也没说过要他回乡,但箐口小学那些看着他没说一句话的孩子浮现在他的脑海。除了捐校服还能帮他们什么?村里还是非常穷,水泥路还没有通村……
  这个村庄直到2017年,全村513户2019人,建档立卡贫困户还有238户853人,贫困发生率41.16%,远高于毕节全市农村的平均贫困发生率。
  因为家乡非常贫困,就可以不回来吗?
  “想了3天,想透了。”张凌说。(原载于《人民日报》10月19日副刊)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新岚山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猕猴桃挂果了(上)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4 版:文化】
版权所有 日照日报社 联系电话:0633-8779512